Category Archives: 強迫金

切 勿 提 取 強 迫 金

嚴 正 聲 明 : 近 日 裁 員 潮 當 道 , 有 部 份 失 業 人 士 欲 提 取 強 迫 金 以 解 決 當 前 開 飯 問 題 。 重 申 一 次 , 強 迫 金 政 策 的 理 念 , 是 認 為 市 民 六 十 五 歲 後 的 消 費 , 比 當 前 開 飯 問 題 更 重 要 。 注 意 : 交 稅 、 死 亡 及 強 迫 金 , 都 是 不 可 逃 避 的 事 情 。 切 勿 打 強 迫 金 的 主 意 。

強 迫 金 問 題 慘 過 中 信 ?

中 信 泰 富 董 事 總 經 理 范 鴻 齡 上 星 期 宣 佈 , 暫 停 積 金 局 主 席 一 職 。 不 過 , 無 論 佢 因 乜 事 離 職 都 好 , 打 工 仔 家 最 擔 心 就 係 份 強 迫 金 會 唔 會 好 似 中 信 一 樣 , 金 融 海 嘯 之 下 , 辛 辛 苦 苦 賺 返 血 汗 錢 突 然 大 幅 蒸 發 … … … … 撰 文 : 高 明 輝

1


zoom

范 鴻 齡 中 信 炒 accumulator 後 , 會 保 留 中 信 泰 富 董 事 總 經 理 , 但 就 暫 停 積 金 局 主 席 一 職 … …

中 信 輸 accumulator , 蒸 發 約 公 司 市 值 一 半 資 金 , 范 鴻 齡 都 未 需 要 離 職 ; 但 佢 就 反 而 暫 停 積 金 局 主 席 一 職 , 唔 通 咁 係 暗 示 強 迫 金 問 題 慘 過 中 信 輸 accumulator ?

2

特 別 係 回 歸 後 , 高 官 「 離 職 」 唔 講 明 真 正 原 因 呢 個 「 不 成 文 規 定 」 , 更 加 令 人 懷 疑 范 鴻 齡 「 暫 時 停 止 」 公 職 真 正 原 因 。


zoom

前 行 政 長 官 董 建 華
下 台 理 由 : 腳 痛 ?


zoom

前 財 政 司 司 長 梁 錦 松
下 台 理 由 : 完 成 任 務 ?


zoom

前 保 安 局 局 長 葉 劉 淑 儀
下 台 理 由 : 陪 女 留 學 ?


zoom

積 金 局 主 席 ( 暫 時 停 職 ) 范 鴻 齡
停 職 理 由 : 公 司 蝕 錢 ?

3


zoom

不 過 , 無 論 范 鴻 齡 因 乜 事 停 職 都 好 , 令 打 工 仔 最 嬲 係 , 眼 見 金 融 危 機 , 風 大 浪 大 , 都 仲 要 焗 住 供 款 。

4


zoom

打 工 仔 唔 可 以 提 走 供 款 , 唔 少 市 民 就 算 想 買 樓 置 業 , 或 供 仔 女 留 學 , 都 因 為 強 迫 金 , 而 斷 送 機 會 。 打 工 仔 只 能 夠 講 句 「 萬 般 帶 不 走 , 強 迫 金 隨 生 」 。

5


zoom

而 且 管 理 費 貴 , 僱 員 要 捱 足 七 、 八 年 政 府 先 話 會 檢 討 , 客 觀 效 果 只 係 益 迫 金 公 司 。

6


zoom

炒 accumulator 又 好 、 買 雷 曼 債 券 又 好 , 都 係 自 願 投 資 , 輸 只 可 以 怪 自 己 眼 光 差 。 而 中 信 輸 錢 , 仲 有 民 粹 政 客 要 求 政 府 買 隧 道 救 佢 。
但 強 迫 金 就 係 政 府 迫 你 投 資 , 打 工 仔 冇 得 止 蝕 離 場 , 仲 要 畀 高 昂 管 理 費 , 情 況 慘 過 中 信 。

讀 者 Demo : 廢 除 「 強 迫 金 」 ! 「 強 迫 金 」 管 理 差 , 收 費 高 , 無 選 擇 , 選 保 本 都 要 蝕 錢 , 明 屈 打 工 仔 錢 。

7


zoom

唔 通 曾 特 首 希 望 , 成 街 都 係 「 強 迫 金 苦 主 」 ?

中 信 泰 富 不 明 不 白 疑 似 強 積 金

中 信 泰 富 輸 半 間 公 司 , 六 個 星 期 之 後 先 披 露 , 成 件 事 唔 清 唔 楚 , 董 事 總 經 理 范 鴻 齡 成 為 眾 矢 之 的 。 身 為 積 金 局 主 席 佢 , 點 解 企 業 管 治 會 咁 差 ? 若 果 好 同 情 咁 理 解 話 ─ ─ 可 能 就 係 佢 唔 小 心 將 兩 個 身 份 混 淆 … …

撰 文 : 楊 卓 華

1


zoom

眾 所 周 知 , 金 融 風 暴 之 下 , 好 多 打 工 仔 對 自 己 份 強 積 金 蝕 幾 多 、 點 樣 蝕 , 都 唔 係 好 清 楚 , 因 為 好 多 強 積 金 披 露 , 主 要 係 靠 份 季 度 報 告 。 「 股 壇 長 毛 」 David Webb 批 評 范 鴻 齡 身 為 港 交 所 非 執 行 董 事 , 理 應 知 道 港 交 所 披 露 守 則 。 不 過 , 范 鴻 齡 當 時 其 實 可 能 係 諗 緊 強 積 金 , 而 唔 係 港 交 所 。 因 為 如 果 以 強 積 金 作 為 披 露 標 準 , 六 個 星 期 其 實 已 經 算 快 !

2


zoom

另 一 個 質 疑 係 , 中 信 泰 富 老 闆 榮 智 健 個 女 榮 明 方 , 身 為 財 務 部 董 事 , 炒 , 點 解 范 鴻 齡 仲 畀 佢 留 低 ? 要 解 釋 呢 個 怪 現 象 , 可 能 又 要 睇 番 強 積 金 。 大 家 都 知 , 強 積 金 , 都 係 老 闆 揀 乜 , 僱 員 就 要 啃 乜 , 就 算 管 理 公 司 表 現 幾 差 , 僱 員 都 要 無 奈 接 受 , 最 多 只 能 係 咁 意 換 組 合 , 范 鴻 齡 可 能 就 係 受 到 強 積 金 呢 個 特 點 所 「 發 」 … …

3


zoom

至 於 外 界 質 疑 佢 點 解 咁 大 件 事 都 唔 報 警 , 其 實 范 鴻 齡 作 為 積 金 局 主 席 , 成 日 都 叫 大 家 要 「 專 注 於 長 遠 回 報 」 , 講 得 多 , 自 然 對 於 炒 「 短 期 虧 損 」 唔 太 上 心 。 鬼 叫 特 區 政 府 委 任 佢 咁 多 公 職 咩 , 咁 多 公 職 , 一 時 將 身 份 混 淆 , 亦 都 怪 唔 晒 佢 , 係 咪 ?


zoom

但 身 份 混 淆 還 身 份 混 淆 , 有 一 樣 佢 一 定 唔 可 以 混 淆 ─ ─ 中 信 泰 富 蝕 半 間 公 司 , 係 管 理 層 咎 由 自 取 , 冇 人 用 支 槍 逼 佢 炒 外 ; 但 二 百 幾 萬 打 工 仔 就 冇 得 選 擇 , 一 定 要 供 強 積 金 , 睇 住 血 汗 錢 不 明 不 白 被 金 融 海 嘯 吞 噬 , 呢 個 亦 係 越 來 越 多 人 主 張 廢 除 「 強 迫 金 」 原 因 。

一 注 獨 沽 強 迫 金

金 融 海 嘯 之 下 , 美 國 投 資 公 司 爆 煲 , 就 連 唔 少 香 港 人 都 受 牽 連 。 一 個 接 一 個 浪 之 下 , 損 手 就 只 有 止 蝕 離 場 , 以 免 傷 入 肉 。 但 係 打 工 仔 強 迫 金 , 無 論 面 對 乜 風 浪 , 都 唔 可 以 一 注 獨 沽 、 止 蝕 離 場 , 金 融 海 嘯 之 下 就 更 令 人 擔 心 … …

撰 文 : 高 明 輝


zoom

強 迫 金 背 後 理 念 係 相 信 投 資 落 股 票 同 債 券 一 定 會 有 錢 賺 , 但 係 近 日 金 融 海 嘯 之 中 , 我 見 到 呢 個 只 係 一 廂 情 願 諗 法 。
若 再 有 投 資 機 構 破 產 , 一 旦 開 中 閣 下 迫 金 公 司 , 打 工 仔 隨 時 由 客 戶 變 成 債 主 。 如 果 係 自 己 做 投 資 , 都 只 可 以 怨 自 己 眼 光 差 , 但 係 強 迫 金 就 係 政 府 規 定 要 供 , 打 工 仔 只 可 以 無 奈 接 受 。


zoom

孫 柏 文 : 試 MPF 基 金 又 輸 錢 話 , 當 年 買 進 取 型 股 票 基 金 輸 錢 , 大 家 都 可 以 話 係 一 個 cycle , 仲 可 以 話 以 平 均 入 市 法 去 增 加 我 資 產 ; 如 果 你 買 債 券 基 金 都 輸 錢 話 呢 , 當 年 諗 MPF 出 政 府 官 員 一 定 要 人 頭 落 地 。


zoom

最 近 有 唔 同 官 員 走 出 解 畫 , 話 強 積 金 係 有 條 例 監 管 , 而 且 保 險 同 迫 金 係 分 開 , 唔 會 受 影 響 , 希 望 令 市 民 放 心 。
不 過 , 近 日 醫 管 局 同 大 學 資 會 投 資 亦 受 金 融 海 嘯 影 響 , 按 照 政 府 「 有 監 管 , 冇 影 響 」 邏 輯 , 莫 非 呢 類 政 府 機 構 投 資 「 唔 受 監 管 」 , 所 以 先 至 會 受 影 響 ?


zoom

其 實 大 家 心 知 肚 明 , 所 謂 「 政 府 監 管 」 , 根 本 無 可 能 抵 抗 全 球 性 金 融 波 動 。 當 全 球 資 產 價 格 下 跌 、 投 資 機 構 破 產 時 候 , 唔 通 就 會 因 為 特 區 政 府 「 有 監 管 」 , 或 者 係 「 保 險 同 迫 金 業 務 分 開 」 , 打 工 仔 強 迫 金 就 唔 使 蝕 錢 、 唔 受 影 響 ?
所 謂 「 我 監 管 , 你 放 心 」 , 只 屬 公 關 用 語 , 唔 能 夠 當 真 。


zoom

zoom

zoom

成 個 強 迫 金 最 大 問 題 係 唔 畀 人 離 場 : 管 理 費 過 高 想 唔 供 , 唔 得 ! 想 拎 強 迫 金 畀 小 朋 友 出 國 讀 書 , 唔 得 ! 想 拎 強 迫 金 買 樓 當 儲 蓄 , 唔 得 ! 到 今 日 一 個 金 融 海 嘯 , 想 停 供 避 避 鋒 頭 , 對 唔 住 , 唔 得 ! 正 正 因 為 咁 , 越 越 多 人 發 覺 「 一 注 獨 沽 」 強 迫 金 制 度 重 要 性 , 以 免 被 蠶 食 供 款 , 影 響 退 休 生 活 。


zoom


zoom

只 可 惜 , 舊 未 清 , 新 。 政 府 計 劃 出 年 上 半 年 再 推 強 醫 金 , 似 乎 又 再 要 強 迫 市 民 買 保 險 呢 類 投 資 產 品 。 AIG 出 事 , 我 睇 到 自 願 買 保 險 、 基 金 最 大 好 處 就 係 有 乜 風 吹 草 動 , 客 戶 都 有 權 退 保 停 供 , 至 低 限 度 都 可 以 做 止 蝕 , 但 係 強 迫 性 制 度 就 唔 能 夠 離 場 。 為 免 打 工 仔 辛 苦 儲 蓄 血 汗 錢 , 受 各 種 強 迫 金 拖 累 , 影 響 退 休 生 活 , 係 時 候 一 注 獨 沽 強 迫 金 !

強迫金減價的迷思

強迫金的爭議,不論支持與否,不容否定的是,強迫金的管理費過高,蠶食回報,最終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受損。
有迫金公司宣佈,調低旗下其中一隻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由每年百分之二調低至百分之一點二五。
在強迫金仍未正式開放,真正給予市民選擇權的時候,迫金公司無緣無故的減價,實在令人費解。是不是因為政府知道強迫金政策導致收費過高,令市民不滿,為化解民怨,便向迫金公司施壓?還是迫金公司知道透過政策來牟取暴利的日子已經過去,自願減價?不論如何,強迫金管理費用下降,減少複利息之下的蠶食,明顯是一件好事。
問題是,如今減了保本基金的管理費,真的很便宜嗎?早前諾貝爾獎得獎者EdwardPrescott來港,說自己在美國的類似計劃,管理費只收百分之零點一八。如今減至百分之一點二五,不見得是很便宜。
可能會有人說,迫金局要求在保本基金上有不少限制,例如不容許迫金公司收取首次費用及贖回費用,所以迫金公司便要在管理費中收回成本。但強迫金的保本基金,被規定只可用在港元投資項目之上,組合不外乎是港元和債券,要「管理」的地方,實在有限。
加上,市面上類似強迫金的保本基金不多,就算有相似的,管理費一般都較強迫金的便宜,或者回報率較高。原因是,要以港元為保本,放進銀行做定期,回報率隨供款額提升之餘,也不用管理費,比保本基金更實際。本來不受歡迎的,硬要橫空出世,成本自然較貴,但由於迫金局要求,迫金公司便將成本轉介到市民身上,最終犧牲市民退休後的生活質素。

但重點不是保不保本,而是退休生活,如何保障,因人而異。要完全保本的,大可以將收入儲存在床下底。有債在身,例如剛畢業的大學生或正在供樓的人士,最急切要做的,自然是減輕債務,早點還清債項,自然更能為退休作準備。希望將收入投資在教育上的,自然希望將錢用在讀書之上,學成後得到更高的收入,更能為退休作打算。強行要求市民一刀切供強迫金,根本不是真正為市民想的做法,反而會令迫金公司從高昂的手續費中得益。
如今強迫金之下,市民沒有真正的選擇,僱員既不能選擇迫金公司,由僱主代為選擇,更重要的是,市民不可以把強迫金抽走,令到迫金公司在保護下競爭,做得不好,或手續費過高的,在政策保護之下,也損失有限。如今有迫金公司自願減價,不論原因如何,對市民來說,無疑是好事。
《蘋果批》認為,要真正令市民的退休生活得到保障,莫過於將強迫金的「強制性」改為「自願性」。除了讓市民可以自行選擇迫金公司之外,更可以讓市民選擇取回已供的款項,以投資在育、置業等其他方面,希望繼續享有現行制度的,則可以繼續供款。令迫金公司真正面對競爭,減低費用,改善質素,令市民的退休生活質素,得到真正的保障。

迫 金 公 司 : 「 大 減 價 ! 管 理 費 減 至 1.25% 。 」
Edward Prescott : 「 但 係 我 美 國 都 只 係 畀 0.18% 。 」 設 計 對 白

高明輝

效率不改革 醫金不用談

香港人從來不怕花錢,值得的,再多的錢也願意花;相反,沒有效益的,一元也不希望付出。
早前,智經研究中心建議市民額外繳交強醫金。初期的建議,要市民於六十五歲時才可使用強醫金,到有病要住院時,又指定要住公立醫院,諸多限制。市民見識過強迫金的「高成本、低效益」之後,不易輕易上當。
有見及此,智經的報告將會作出修訂,據報道說,會將供款下限由月入五千增至八千,及容許戶口持有人動用醫療儲蓄的部份結餘,去購買醫療保險等等,以博取更加多人支持。但不論如何修訂,強醫金從來沒考慮過要解決香港公共醫療的效率問題。
要是在效率上出現問題,再多的錢,也如拋進無底深潭,錢是付出了,但卻沒有效益,根本不值得多花。
再看看醫管局的經常營運開支,當中73%花在薪酬和津貼等項目上。可能會有人說,醫管局肥上瘦下,高層人工高之餘,也人數眾多,所以花得不合理。
但明顯的是,只要能夠用得其所,接受高薪的人士,能夠幫助更多病人,或能更有效地分配資源,最終令更多病人得益,人工高低,根本不是問題。能夠幫助更多病人的醫護人員,絕對值得獲更高回報,以示獎勵,病人也將因此而受惠。
但現存制度之下,有否容許公立醫院上下,按照表現去調整薪酬,獎勵更有心機去醫治病人的醫護人員?
早前,醫生威脅罷工,要求加薪,醫管局最終讓步,表示會按年資來加薪。
不論表現,按年資加薪這回事,誘因錯配,服務質素的進步不會高到那裡去。有心有力的醫生,卻見到一大堆「滑了牙」但年資較高的醫生收入比自己更高,不但會消磨他們的意志;並且少做少錯,不錯不炒,只要不炒就加薪,試看誰會主動爭取表現?久而久之,人工是增加,表現卻沒有相應提升。
醫生加薪,自然會令醫療費用增加,但醫療的質素卻沒有因此而提升,更有可能的是,薪酬按年資而定,變相鼓勵平庸,令醫療質素下降。近年,醫管局不是鬧逃亡潮嗎?大家覺得,走的醫生會不會就是最積極進取的一群呢?
越投放資源在這個公立醫療制度上,越令醫療質素下降,最終受到損害的便是市民本身。《蘋果批》認為,要研究醫療融資,應先改革公立醫療制度下的薪酬制度,令公立醫療體制上下,皆按表現而釐定薪酬,公帑用得其所,提升效率之餘,也不會因制度存在問題而損害市民健康。
如今智經不談公立醫療制度的效率,反而叫市民把更多的錢投放在這個制度之上,不但未能解決醫療效率問題,更會危害市民健康。強醫金危害健康,為市民健康著想,不要讓它成真。

高明輝

退退休 種種金

民協做了個調查,表示多數人認為強迫金未能保障退休生活,於是建議增設「全民退休計劃」。
如何保障自己的退休生活,各自有其方法,政府當年推出強迫金,聲稱是要保障市民的退休生活。可是卻被揭發強迫金的手續費貴,蠶食回報,影響市民的退休生活。唯一的解決辦法是,將強迫金改為自願性供款,市民有權選擇停止供款及取回已供的款項,仍然希望享受現有制度的人,則可以繼續供款,為制度引入競爭。
如今民協建議的解決辦法,是「全民退休計劃」。計劃大抵上是讓任何年屆六十五歲的人士,毋須審查,不論貧富,即可每月領取津貼。
此計劃毋須審查,只以年齡來計算,不論貧富都可得到津貼,本質上已經有問題。試想,一個月入三千的獨居婦人,年齡未夠六十五;另一個則是剛剛腳痛退休,有盤家族生意交給兒孫打理的七十歲阿伯,試問誰人更需要得到幫助?但在這個計劃之下,真正要幫的幫助不到,不需要幫助的則有權領取津貼。
要保障其他人的退休生活,亦終歸要有人撥出資源,才可成事。民協表示,計劃由政府、僱主及僱員供款。政府支付部份,但庫房錢有限,用在教育、醫療、福利、治安,每一項都是錢。
把錢撥到「全民退休計劃」上,亦即是在其他部份可用的錢相應地減少了。將錢用在以年齡計算、不論貧富均可領取的「全民退休計劃」上,不見得是個有效運用資源的方法,更會抽走寶貴的資源,令用在教育、醫療等的資源減少。
再說,建議中僱主及僱員都要為「全民退休計劃」供款。要市民在現存的強迫金計劃之上額外供款嗎?強迫金已經抽走百分之十的收入,還要再加額外的供款,只會令市民反感,機會不大。
相信民協的建議一如過往的「全民退休計劃」,抽調一半強積金供款,來推行「全民退休計劃」。強迫金雖然諸多限制,但至少是一個個人儲蓄戶口,若要求把錢從強迫金的戶口中抽調到「全民退休計劃」上,等於把錢從私人戶口中提走,民協的建議,無疑是強搶了。
可能支持者會說,計劃由年輕的資助年老的,到閣下年老時,也可取得津貼,長供長有,沒有問題。但此計劃就如層壓式種金一樣,表面上看來,只要政府不「走佬」,下一代續供,便可生生不息。問題是,香港近年的出生率偏低,曾特首也曾經叫人生三個。面對新一代人口減少,很大可能出現下一代人少供養上一代人多,令制度面臨崩潰。幫助不了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之餘,更會害了下一代。
「全民退休計劃」,一旦落實起來,便如層壓式種金一樣,欠缺延續性,連累下一代。要真正保障市民的退休,除了讓市民自行選擇如何使用強迫金供款之外,更要拒絕這類不顧長遠後果的政策,以免為禍下一代。

高明輝

自願供積金 澳門真可愛

香港和澳門,只是一水之隔,很多人都喜歡將兩個城市比較比較。特別是董建華年代,經常有人將他和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比較。
當然,董建華先生已經辭職,離開官場,究竟誰人較優,誰人較劣,自有公論,《蘋果批》無謂多談。不過,昨天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上,表示希望明年推出自願性公積金制度,卻又很值得拿來再次和香港的強迫金比較。
香港的強迫金,收費貴,僱員無選擇,蠶食供款人的積蓄,最終損害市民的退休生活水平。接二連三遭到不少人指出,強迫金管理費過高,迫金局勉為其難的說要讓僱員有選擇,美其名讓人覺得他們有做點事,回應社會訴求,但卻又建議,規定市民每年只可選一次,阻礙競爭,即使最終如建議所言的落實,市民的選擇仍是有限。
要真正令到強迫金管理費用過高的問題得到解決,莫過於全面引入競爭,讓市民有權選擇即時停供,以及取回所有供款;仍希望供款的,自然可以繼續供款,享用現存的制度。
簡單來說,是將強迫金轉為自願性,令市民有權選擇如何使用自己的收入及已供的款項。要將錢投放在子女的教育上,或用來置業減債,悉隨尊便。迫金公司見不能再透過政府強迫市民供款來牟利,也只能提升自身的服務,例如降低管理費用,來吸引市民繼續供款,最終令選擇繼續供款的市民也一同受惠。
如今澳門政府表示會推出的,正正是自願性公積金,雖然仍未有具體方案,但特首何厚鏵表明是自願性,亦即是說,澳門人有權選擇參加與否。這個建議,明顯比香港的強迫金較為優勝。
推出自願性的公積金,讓人感受到澳門政府有其可愛之處。澳門政府是不是吸取了香港強迫金的教訓,所以才會推出自願性公積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的強迫金制度,依然不願改革,引入全面競爭,到澳門的自願性公積金真正落實時,相信仍會有不少人,將港澳兩地的施政作比較。
儘管如此,《蘋果批》希望警惕澳門人,要對這個「自願性公積金」多加留意,因為香港最初的公積金,和現在澳門建議推行的一樣,都是自願性的。不過後來由於出現一些要求粗暴干預市民退休選擇的政客,令自願供款變成強制性,最終剝奪市民真正的選擇權之餘,也損害市民的退休生活。
現在澳門政府開始建立的公積金,雖屬自願性,但往後的發展,仍要多加小心。
高明輝

至驚強醫金

官老爺說︰「大家都多儲點錢,老來就可以不愁衣食,再儲多一點,連睇醫生都無憂!」
戰戰兢兢的蟻民低聲問︰「後生那些又如何?食風乎?」
官老爺又說︰「只不過叫大家儲丁點兒錢,又不是要你的命!」驚堂木一拍,嚇得蟻民銀也從口袋裡跳了出來。
沒錯,強甚麼金都不是要你的命,只不過要你的錢。強盜流氓也不是要你的命,不過肯定是要你的錢。
香港人的儲蓄比率之高,在金融風暴前,差不多是世界之最,就算經歷過建華之亂,仍然一點不差。偏偏我們的官老爺,時分秒都在唬我們︰「香港人又自私又短視,不來點強搶、強迫……老來擔保個個都要流落街頭,靠施捨度日。」老實說,要不是官老爺一言驚醒,可能我永遠不知道原來香港人如此無賴。
不過,要是香港人真的如此無賴,迫金又有甚麼意思?有沒有迫金,無賴一樣會騙綜援。要怪,便怪福利太氾濫。現在不去改革福利,反而向中產迫金,你說是不是荒謬絕倫?
又或者,無賴的不是我們。強迫金劫財劫息,多得老外DavidWebb的踢爆,已經是人盡皆知的港式醜聞,新任的強迫金主席范鴻齡半推半就的說讓打工仔自行選擇迫金公司,卻沒有時間表。
迫金公司又說,競爭最終對消費者不利。怕競爭?無謂阻住地球轉,退出市場便是!香港官府只會對蟻民迫金,又怎會在太歲頭上動土,迫財大氣粗的做生意?迫金公司的口,聽來就像綁匪一樣︰「別怪我們對肉參不利!」

就是這樣,香港人在2000年1月1日成了迫金公司砧板上的肥肉。
不過,號稱官方智囊的至驚基金,仍然嫌香港人口袋裡的銀@太多,挺身而出,為了香港賤民最尾兩年著想,提出強醫金,要我們被迫金宰割之後,再進貢醫管局,為不斷膨脹的醫療官僚大花筒填補開支黑洞。
醫管局的經常營運開支,由1998年的242億增加至2004年的313億,增加了71億,幅度近三成!無獨有偶,醫管局醫生及牙醫的人數大幅增加了36%!不過,可能大家不知道,醫管局經常營運開支,八成以上是薪酬及有關津貼。你說醫療開支的增加,是因為人口老化,還是因為醫管局老化?
同期,香港整體人口只不過增加了5%,60歲以上實際增加了11萬人,若按照至驚基金的邏輯,每名長者每年的醫療開支高達64,500元?按照至驚強醫金的偉大構想,儲蓄幾十年,才得十幾萬,簡單講句,要是大家老來真的有病,最多可以撐兩三年。至驚強醫金,名副其實是為了大家的最後幾年,你又叫人怎去反對他們的好心?
最後,祝大家身體健康。又或者學老外的講法︰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

李兆富

迫 金 局   虛 招 多   蠶 食 我

強迫金的意識形態爭議,是香港市民會否自發儲蓄。《蘋果批》一向相信香港人會自發儲蓄,不須政府代為決定,市民自然會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投資,根本不用政府代為打算,搞出如強迫金般的政策。反之,政府推出強迫金,自然是認為所有香港人都不會儲蓄。不過,不論支持強迫金與否,都會認同,強迫金管理費過高。
強迫金管理費之高,到退休時,被管理費蠶食接近一半,引起爭議。就連早前來港的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普雷斯科特(EdwardPrescott),雖屬到此一遊,也插嘴批評一番,足見事態嚴重。
眼見管理費過高,市民開始意識到強迫金原來只是個騙局,每月苦供,到頭來都是供了給迫金公司。有見及此,迫金局便提議,容許僱員選擇迫金公司。
可是,就算容許僱員選擇迫金公司,也不代表市民有真正的選擇權。受託的迫金公司,來來去去得十九間,選擇有限。要買實貨黃金白銀或買樓作儲蓄,自然不行。真心為自己的將來打算的,想持續進修,讀起書來,將錢拿去投資在自己身上,也不行。剛畢業的大學生,有政府貸款在身,自然是減債比儲蓄緊要了,想還清債項才儲蓄,不要妄想了,當然不行。在強迫金之下,沒有離場的選擇,根本不是真正有權選擇。
何時儲錢,本應由市民自行決定。寫明「強制性」的強迫金,算是強搶了。但在強迫金暫未取消、真正的選擇權尚未歸還予市民之時,讓僱員選擇迫金公司,提升競爭,以降低管理費,本來都不失為一權宜之策。
可是迫金局的營運總監于海平卻走出來說,僱員每年只能轉一次迫金公司,原因是害怕出現爭客戰,增加成本云云。出現爭客戰,即是有競爭。在有競爭之下,迫金公司降低管理費也好,回贈客戶禮品也好,都是為了吸引更多生意,與此同時,市民亦會從中得益。至於迫金局說競爭會令成本增加,所指的成本,自然是說迫金公司的成本。
要搞清楚,強迫金是為了市民還是迫金公司而設。若是為了市民而設,真心希望市民退休後有多點錢,讓市民在選擇投資項目時有多點選擇,更加靈活,也總比原先由僱主決定、僱員無從選擇的更佳。
但迫金局不願開放競爭,給予僱員選擇的同時又諸多限制。說穿了其實只是為迫金公司說話。
迫金局眼見越來越多人關心自己的強迫金被管理費蠶食,便建議「僱員可以選擇」,作勢改善;另一方面,引入競爭,會令收費降低,同時要增加成本,改善服務素質,勢必影響迫金公司的盈利,所以迫金局便限制僱員的轉換次數,每年只准轉一次,以阻礙競爭,保護迫金公司。
若強迫金真的為了市民退休著想,為強迫金引入多點競爭,降低管理費之餘,也令市民有更多選擇,去挑選更適合自己的儲蓄計劃。如今迫金局出點虛招,騙騙市民,只是為了保障迫金公司而已。純粹是為了迫金公司而存在的強迫金,只會令市民受害,與其要求迫金局開放選擇,倒不如早點取消強迫金,還市民真正的選擇權。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