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學券制

母 語 教 學 十 年 之 亂


zoom

育 局 禁 止 發 佈 三 年 母 語 學 成 效 研 究 最 近 重 見 天 日 , 研 究 顯 示 , 同 政 府 10 年 前 所 許 下 「 母 語 學 , 事 半 功 倍 」 承 諾 相 反 , 連 兩 位 先 後 掌 管 官 員 , 也 間 接 承 認 母 語 政 策 亂 港 殘 酷 現 實 。

1


zoom

主 持 高 明 輝 : 報 告 顯 示 母 語 學 之 下 中 中 學 生 , 同 英 中 學 生 比 較 , 差 唔 多 每 個 範 疇 都 輸 成 條 街 。


zoom

主 持 楊 卓 華 :
但 政 府 唔 係 講 過 母 語 學 會 令 學 生 更 容 易 學 習 咩 ? 點 解 出 結 果 係 中 中 學 生 會 差 成 咁 ?

2


zoom

家 長 何 明 :
其 實 大 部 份 家 長 都 知 道 邊 間 學 校 好 邊 間 差 , 政 府 冇 必 要 強 迫 學 校 劃 分 做 英 中 或 者 中 中 , 而 我 相 信 學 生 語 文 能 力 亦 可 以 迫 出 來

3


zoom

楊 卓 華 :
其 實 之 前 會 考 英 文 成 績 已 顯 示 整 體 學 生 英 文 水 平 係 比 母 語 學 之 前 差

Christina :
我 都 認 為 一 刀 切 劃 分 中 中 、 英 中 , 唔 係 一 件 好 事 , 過 去 10 年 可 能 係 一 個 試 驗 性 質 。


zoom

深 水 基 書 院 98 年 失 去 英 中 學 校 身 份 , 學 生 與 師 於 早 會 上 為 此 默 哀 。

楊 卓 華 :
政 府 用 學 生 10 年 青 春 做 試 驗 , 呢 個 正 正 就 係 咁 多 家 長 反 對 母 語 原 因 。

高 明 輝 :
一 刀 切 母 語 學 呢 個 「 好 政 策 , 累 學 生 光 陰 同 前 途 , 又 有 邊 個 畀 番 佢 ? 係 時 候 撥 亂 反 正 , 以 學 券 方 式 畀 家 長 去 揀 最 適 合 子 女 學 校 , 先 係 解 決 問 題 方 法 。

伸延閱讀:害了十代學生的張文光--賭徒

新年願望:真學券

新年伊始,要是《蘋果批》一眾作者要許下一個新年願望,一定是希望政府停止分化幼稚園,發真學券予家長。
學券制的原意,是放權予家長,官僚不再代家長選擇,改為發予家長學券,讓家長自行選擇學校。香港的幼稚園本來是「教得好」主導,教得好的學校得到家長支持和信任,得以留下;教得不好的,為了得到家長的信任,也要設法改善,否則最終遭到家長淘汰。政府推出學券,要在財政上幫助家長,也不打緊,只要發出學券後,不會令家長的選擇減少,或扭曲家長的意願即可。
可是,政府推出的偽學券,明顯達不到這個條件。偽學券只適用於非牟利幼稚園,獨立的在過渡期後便不獲資助。這個A貨設計,令《蘋果批》最擔心的,是政府藉偽學券之名來吞併幼稚園,政府以資助為名,收編為實,扭曲家長的意願。同時,獨立幼稚園面對不公平競爭,歸化的歸化,結業的結業,長此下去,家長的選擇,遭到偽學券進一步剝削。
且看事實,最近有八十多間幼稚園為了得到偽學券,轉為非牟利幼稚園。不要以為轉了制,家長的選擇和以前一樣,有獨立幼稚園的負責人稱,政府只選擇性地資助開辦本地課程的幼稚園。此外,教育局的官僚又表示,就算是非牟利幼稚園,將來也要通過教育局的視學審查,才可接受學券。
這些加起來,市民漸漸看清楚,政府推偽學券,旨在吞併幼稚園。獨立的幼稚園,除了少數學費高昂的學校外,其他已經為找學生而煩惱的獨立幼稚園,最終難免被淘汰。
如今家長得到偽學券,要面對的情況是:一、接收資助,同時選擇「大會指定」的教育;二、為了小朋友的教想,家長完全放棄資助,選擇最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幼稚園。
在利誘之下,偽學券扭曲了家長的選擇,長遠下去,一般獨立幼稚園遭淘汰,或改制為歸化政府的學店,只餘下少部份學費高昂的幼稚園仍可生存。最終一般家長的選擇,明顯是少了,特別是有份交稅的家庭,明明交了稅,官僚卻用市民的錢,去把獨立的學校趕絕,扼殺市民的選擇。
此情猶如當年收編中小學一樣,收編過後,成為工廠倒模教育的一部份,效果如何,看看高官的選擇,如何把他們的小朋友推到外國升學便知。今天再收編幼稚園,選擇被剝削的只會是一般家長。
新年來了,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不忘祝願學生們有「愉快學習生活」。畢竟小孩子各有不同,要他們真正能夠過愉快的學習生活,最有效的做法是讓教育百花齊放,給予家長更多選擇,令孩子過一個充實而又愉快的學習生活。
是時候撥亂反正,還給家長應有的真學券。

高明輝

既得利益成包袱 教育自由靠直選

在日前的一個立法會會議之中,民主派的楊森議員表示,希望政府可以將假學券伸延至獨立幼稚園,讓家長有更多選擇;同日,卻有黨員張文光,要求將小班教育蔓延至中學,限制家長的選擇,實在諷刺。
學券制的原意是,將選擇權還給家長,家長拿教學券,選擇最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透過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一份關心來鞭策學校,以提升質素。情況基本上和自資時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政府會在財政上幫助你。簡單來說,政府資助之餘,也不會扭曲家長的意願。現時的幼稚園假學券,硬將幼稚園分化為非牟利和獨立,政府的假學券只能在非牟利的幼稚園用,而且學費還有上限,扭曲了家長的意願,不能算是真學券。
楊森議員要求政府停止分化幼稚園,讓家長拿教學券也可以到獨立幼稚園使用,家長不致為了遷就假學券而改變意願,令家長有更多的選擇權。畢竟,非牟利也好,獨立也好,家長真正需要的,是教好自己小朋友的幼稚園。站在家長的立場,幼稚園本身牟不牟利根本沒有關係。從楊森議員的要求看來,相信民主黨內也有不少人真正關心教育的議員,希望家長有更多選擇。
張文光議員鼓吹的小班教學則相反,減少家長的選擇。不論任何行業,壟斷經營之下,向來都是價錢貴、質素低,壟斷經營者為了維持高昂的價格,便會傾向減少供應。教育亦一樣,香港的教育由教師工會壟斷師資供應,名義上要求推行「小班」,實際上限制班中人數,變相限制學校的收生人數,減少供應,令教育制度繼續高成本的運作。這樣的官訂壟斷,任何反壟斷法都無法對付,要解決惟有引入競爭。
一刀切推行小班教學無助競爭,反而減少學額,損害家長的選擇,所以不難明白為何曾特首不願在小學推行一刀切的小班教學,也是怕政策會適得其反。要是如張文光議員所言,將小班教學推至中學,家長的選擇減少,最終受害的便是學生。
《蘋果批》明白到在教育上,民主派中有不少真正關心學生的人士;也明白張文光議員的言論,只是受制於其功能組別的背景,以致未能暢所欲言,事事以教育界既得利益者的立場出發,要求政府更廣泛推出損害家長選擇的小班教學,結果只會令教育既得利益者得益。

要是張文光議員能和前輩司徒華一樣,從教育界的既得利益框框中走出來,參與直選,自然能夠放下教師工會的既得利益包袱,和其他黨友一樣,為香港家長爭取學券,令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一份愛、一份關心,透過選擇學校,傳達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

高明輝

何來女士:你會支持學券制嗎?

港島區的立法會補選,再有新的參選人,她的名字叫何來。昨晚接受電台訪問時,談及自己的女兒的入學安排,引起《蘋果批》眾人的關注。
何來女士表示,她有位九歲的女兒,家庭依靠綜援。她認為香港的育制度不適合她的女兒,多年來向人籌錢,供她的女兒入讀國際學校。最近由於未能籌得足夠的資金,暫時未能送女兒入學,惟有暫時讓女兒在家中接受自己的育。
何女士選校如此小心,原因和香港千千萬萬的家長一樣,都是因為出於對自己的小朋友的那一份愛。
可是,政府資助學校而不直接資助家長,引致問題多多,學質素長年遭到批評。要是家庭比較富裕,見自己的小朋友不適合香港官訂的育制度,還可以送子女到國際學校,或到海外升學。有些家長希望子女可以在較接近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便送自己的小朋友入讀近年新興的「自然學校」,但該校學費不便宜,每月也要數千元,不是低收入家庭可以承擔得起。
政府明明有資助育,卻不直接資助家長。眼見自己的小朋友不適合官辦的育制度,希望真正培育他們成材,送子女到更適合的學校之中,但政府只資助學校,家長不報讀那些不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便無法得到資助。受害最深的,亦正正是無力送子女到國際學校讀書的家庭。

家長本來希望藉著送子女到更適合的學校,透過育改善他們的一生,也因為政府只資助學校,而令低收入家庭無法得到資助。縱有資助,也無法享用,無法將自己對子女的一份愛,傳送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那一份無奈,相信剛剛表態參選的何女士,最能深深體會。
要解決這個問題,你能夠想得出比學券制更有效的方法嗎?政府透過學券,直接資助家長,由家長自行選擇最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令那一份關心、那一份愛,直接傳給自己的小朋友。
支持學券制的原因,不僅是為了打破現今僵化的育。
不僅是還選擇權予家長。
不僅是為了令香港育百花齊放,令市民的下一代受惠。
最重要的,是因為學券制可以令好像何女士般的家長,有機會透過選擇學校,將那一份關心、那一份愛,傳達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
何來女士,看過你的經歷,《蘋果批》真心希望,正在參選的你,會支持學券制,令千千萬萬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愛,能夠釋放出來。

亂吹免費教育成效害市民

香港的教育問題,一直都能引起市民的關注。畢竟教育問題,影響香港市民傳宗接代的夢想,自己做不到的,也希望自己小朋友能提升生活水平。這是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心願。
為了令自己的小朋友有更好的將來,提升教育質素,相信是每個香港市民都希望見到的。可是香港的教育質素屢遭批評,問題甚多。要真正提升香港的教育質素,自然要正視香港教育問題的根源所在,對症下藥,最終令香港市民看見自己的下一代受惠。
倘若政府只繼續大灑金錢於教育上,而無視問題根源,令香港市民誤以為政府已經「做」,以為教育問題已經解決,無助提升教育質素之餘,令問題禍延下去,最終浪費下一代的青春,到要解決問題的時候,已經太遲。情況有如一個醫生,向一個癌症病人表示,醫好他的病,只要多花錢便行,結果沒有對症下藥,徒令病情惡化,到發現時已經病入膏肓,無法挽救。
有報道指,政府將會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該報道表示,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紓緩低收入家庭的經濟負擔」。其實,政府一直為低收入家庭提供資助,只要學生讀得上,即使父母完全沒有收入,也能透過學費減免和資助,一直升學至高中、大專;若再加上今年新增的幼稚園偽學券,變相已經有十九年免費教育。如此情況下,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功效,實質上只是多花點錢在其他階層的市民身上。如此推銷十二年免費教育,只是搬窮人上教的做法,出來撈撈政治油水。

報道又指,十二年免費教育是用來「推動本港人才發展」、「減少跨代貧窮問題」。要推動本港人才發展、減少跨代貧窮問題,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提升教育質素,令香港市民的下一代得到良好的教育,也令窮人的下一代可以通過教育改善生活,擺脫跨代貧窮。
要提升教育質素,自然要正視現有的問題。香港教育制度,最主要的問題是,課程、考試、教學方法等遭到教育局統一,扼殺了老師在自由辦學之下的無限個可能性,無選擇之下,也埋沒了不少有天份的學生,受害最深的,正正是不能轉讀國際學校或到海外升學的低收入家庭。
同時,教師的薪酬制度主要按年資而定,不鼓勵老師改進教學質素,不是說現在完全沒有好老師,但薪酬按年資而定,未能令老師們的潛能充份釋放。需知道,沒有好教師,任何教育改革都會變成空話。
《蘋果批》一向歡迎政府在教育上花錢,可是要真真正正提升教育質素,莫過於正視教育問題的根源。改善的方法,是以學券制的方式,提升學校之間的競爭,並趕走官僚在教育上的毛手毛腳,學校和老師可以自由選擇如英語教學、小班教學、活動教學等不同形式的辦學方法,令香港的教育得以百花齊放,不致在課程統一之下埋沒學生的才能;同時採用學券制令家長有選擇權,學校在競爭之下,要挽留好老師,鼓勵學校按表現來決定老師的薪酬,釋放老師的潛能。
不正視問題,根本無助提升教育質素;誤導以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功效,令香港市民誤以為只須花多點錢問題便可解決。傳宗接代、下一代活得比自己更好的心願,也因教育政策走錯方向、找錯元兇,令夢想幻滅。

高明輝

小班教學不如自由辦學

在教育上,《蘋果批》向來支持提出有效的政策,令教學質素有所提升,最終學生受惠。一旦推行一些錯誤的政策,捉錯用神,浪費資源事小,影響教學質素事大。
有團體要求政府,推行小班教學。但何謂小?何謂大?是個相對的問題,現在小學每班人數三十二至三十七人,相對於以前每班四十五人,自然是小了。團體要求的,是每班二十五人。可是,要是人數越少,越有利辦學,為甚麼不把人數訂得更加低?
小班教學的重點,並不是人數多少,而是教學的方法。舉個例說,上通識科,要求老師和學生多交流,教發學生思考,是課程和教學方法變了,將班中的人數減少,只是為了遷就課程和教學方法。
要是減少班中人數,但上課時仍是填鴨式的教,同學們都只是在聽,小班教學的功效自然有限。要提升教學質素,自然是要有更具彈性的教學方法,讓教師可以用不同的課程和方法,去教不同程度的學生。每班的人數,由學校和老師自行決定,一刀切的減少班中的人數,不但無助提升教育質素,更會減低學生進入更合適學校的機會。
試想,要是有家長希望送自己的小朋友進一所心儀已久的學校,但政府硬性規定如此這般,反而減低了家長送子女入讀心儀學校的機會。家長真正關心的,是學校的水平,每班人數多少,可能是選擇學校的考慮之一,但卻不是全部。要是學校的水平夠,人數多點也不是問題;相反,要是水平太低,即使師生比例低,家長也不會有興趣。
提升教育質素,真正要解決的問題有兩個︰一是教育局統一課程,埋沒了學生無限可能性和選擇;二是教師主要按年資調整的薪酬制度,要是做得好與不好,也要靠捱時間來加薪,反而令教師的潛能未能充份釋放。沒有好教師,其他甚麼改革都不可能見效。

明明有其他更棘手的問題,教育界既得利益者視而不見。小班教學,其實需要大量好教師,和一個誘因、對配適宜的制度去配合才能生效;不過,教育界既得利益者見到的,是小班教學令教師的需求直線上升,所以又怎會有不支持的理由呢?當然,要是團體要求小班教學的原因,純粹是為了保護教師的鐵飯碗,而不是真心希望學生得益,那無疑是擺學生上教謀取政治本錢的行為了。
當然,《蘋果批》相信,不少對教育有熱誠的人士,要求推行小班教學,都是相信小班教學對學生有益。可是,不同的研究,卻未有實質結論指小班教學有助提升學生水平,證據未充份得令人信服。
既然教育界對小班教學有如斯抱負,倒不如先爭取學券制,藉此把選擇權交還予家長,減少官僚對教育的操控,令有意推行小班教學的學校,能自行選擇,最終以家長的選擇,來證明小班教學有效與否。不然,要求減少每班人數,卻未能真正令學生受惠,枉費的時間,卻是學生的未來,這個罪,誰負得起?

高明輝

解決老師人工的方法

新學年開始,正當一眾學子家長為教科書而煩惱的時候,有教師組織上街,要求加薪。
老師們的加薪要求,簡單來說,是要令教師的薪酬與學歷和年資勾得更緊:學歷和年資越高,人工越高。
記得在讀書的時候,老師們的學歷和年資,間中會是同學們之間的話題。某女老師看起來青春,卻在學校工作了二十多年;陳Sir有博士銜頭,不知他會否弄個科學怪人出來;孔主任沒有讀過大學,卻是學校的高層。小息時說說笑笑,到上課的時候,學歷高的老師不一定教得好,年資淺的也不等於教得差。
學歷和年資跟表現沒有必然關係。學歷和年資較佳的老師,固然有優勢,但用心去教、肯在課程上花心思的,也能令學生更有心機上課,以提升學生成績。
師薪酬如何釐定,最終都是希望透過一套有效的制度,來令學生得益。教得好的老師,得到獎勵;教得不好的,看見教得好的得到獎勵,也能從互相學習之中改善,最終提升教學質素,得益的自然是我們的下一代。按老師表現來作薪酬標準,明顯地有助提升教學質素。
可是教育局管教師薪酬,卻又主要以年資作標準。官僚伸手管教育,以中央集權的方式來管,但老師有五萬多名,難以按教師的表現來調整,惟有將之簡化,將不同學歷的教師分開,文憑的歸文憑,學位的歸學位,分組以後,再按既定的薪級表,往後便主要以年資來釐定薪酬。
以年資作準,拖低教學水平,學生受害。理由是教得出色的,受不住要捱時間以換取高薪,寧願轉行去當補習老師;教得不好的,薪金卻按年提升,只要不被辭退便可安心等加人工,變相鼓勵教師不去改善教育質素。

不是說沒有好教師,但按年資加薪之下,老師的能力未能有效發揮。更要命的是,教育官僚的制度令教師水準下滑,卻又要加碼引入更多規管,例如規定教師要考基準試、專業文憑,或鼓勵他們休假進修,希望提升老師們的水平。要老師考取如此多的專業文憑,不僅令有志投身教育的人士卻步,也令已經應考的老師轉行成本過高,惟有依賴手頭上的學歷和年資,作加薪之用。不過,對教師追加的考試,往往和教育質素沒有太大的關係,結果仍是無法提升教育質素。
有教師來信,表示要求加薪,薪酬是其次,主要想爭取的,是一份尊重。可是,不按表現,僅以危害學生的「論資排輩」的方式來釐定薪酬,能真正得到學生、家長,以至社會各界人士的尊重嗎?
《蘋果批》認為,要令老師們得到尊重,最重要的是教師能夠令學生的水平有所提升。透過學券制,讓家長選擇,打破教育官僚的中央集權,鼓勵辦學團體以教師表現去釐定薪酬,獎勵表現較佳的老師,並釋放他們的潛能,最終提升教學質素。如此做法,才能令老師們得到真正的尊重。

高明輝

A貨學券 管得多 選擇少

A貨學券尚未正式兌現,已經有私立幼稚園負責人決定關閉轄下的幼稚園,理由是,學券制不利獨立幼稚園經營。
學券制的原意,是希望把官僚趕走,直接將錢交到家長的手中。選擇那一間學校,由家長決定,官僚除了分派資源之外,一概不管。家長主導,學校不敢怠慢,為了吸引家長青睞,便要提升質素。改用學券,自然是希望官僚不再在教育上指指點點。「廣東話教學」之類的政策,不受家長歡迎之餘,更拖累香港學生的英語水平。
政府去年宣佈推出幼稚園學券,奇怪的是,將幼稚園分化為牟利和非牟利。政府的A貨,只資助非牟利幼稚園,牟利的獨立幼稚園除非放棄自身的辦學理念,轉制為非牟利,否則在三年過渡期之後,不能得到資助。
回到政府尚未資助學前教育時,家長要送子女到幼稚園上課,要自掏腰包,有平有貴,但對家長來說,牟不牟利、學校內有沒有「姨媽姑姐」,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幼稚園要辦得好,令子女得到優質的教育。辦得好,有口皆碑,自然吸引家長上門,增加收生;辦得差,要繼續經營,便要改進,否則收生不足,便會被淘汰。學校為了吸引家長,自然要提升教學質素。
政府要資助學前教育,理應是希望減輕家長的負擔。可是,官僚美其名為學券,在細節上卻諸多限制,又要非牟利,又要學費一年不得超過二萬四,更有家長投訴,報讀非牟利,學費明明符合標準,學券申請卻不被接納,理由是,官僚看不過眼該幼稚園用英語授課。A貨學券,官僚越管越多,分明和學券的原意相反。
本來幼稚園辦得出色,建立了信譽,學費才可貴起來,是家長真金白銀用鈔票去獎勵這一類學校。如今A貨學券反過來,懲罰選擇獨立、學費較高幼稚園的家長,要他們犧牲津貼,變相令私立的難以生存,最終家長的選擇,明顯地是減少了。A貨學券尚未正式兌現,已經有獨立幼稚園因此而倒閉,便是最好的證明。
A貨學券,官僚以種種藉口,去決定可接受資助學校的條件,以牟不牟利、學費多寡等,來決定可否得到資助。將資助的分界權交給政府,私立幼稚園歸化的歸化,遭到官僚迫走的迫走,除了小部份最貴的獨立幼稚園之外,其他大部份的幼稚園也受到政府控制。
官僚手執此權,就能操控學校課程、考試、教學語言等,情況就如當年政府介入中小學一樣,遭到收編,如今要學前教育也如大中小學一樣,成為工廠式倒模教育的一部份。
政府大手干預教育,最終令到官僚的子女紛紛出國留學,以避開香港官辦教育所帶來的種種禍害。今天政府看中了原先百花齊放的幼兒教育,趕走獨立的,要將其收編,扭曲家長的意願,還會有好的結果嗎?
還家長一個選擇權,政府交出學券之後,不要再多管吧!
高明輝

學 券 才 是 延 長 免 費 教 育 正 道

上星期《蘋果批》討論香港的教育語言,指出教統局強行規定學校的教育語言,扼殺了家長的選擇權,但卻沒有令學生的語言水平提升。
相比起限制教學語言,更加影響香港教育質素的是九年強迫教育。由政府資助的「免費」教育,理論上是要讓普羅大眾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讓所有社會成員都得到某些基本知識,減少誤解造成的磨擦,令整個社會都從中得益。
在欣賞香港有九年「免費」教育的同時,很多時都會忘了它也是強迫教育,不論家長是否願意、學生能力能否跟得上本地課程,除非有財力入讀私校,否則子女也必定要接受教統局所選定的一套課程,否則家長便屬違法。
理想主義者不是說過要因材施教嗎?不過在沒有選擇下,香港的教育就有如工廠運作一般。強迫教育的背後大家忽略了的另一面,強迫學生上課,把不願上課的學生帶到課堂上,是浪費學生的時間,其實也埋沒該學生在其他方面的天份,而且老師要花額外時間管理課堂秩序,拖慢了課程的進度。這種「免費」教育,真的可以令整個社會都得益嗎?
不過,當我們認為為了減低社會磨擦而要強迫教育時,不少特區的官員卻將自己的子女送往文化、課程、教育制度等跟香港差天共地的外國留學,用行動證明教統局的課程其實不入流,還是因為高官的子女即使不接受「免費」教育,也不見難以適應香港的生活?還是這才是精英眼中的因材施教?
若然要香港的教育高官們,對「強迫」有著無法抗拒的迷戀,同時也關心香港的教育質素,最應該做的,是推行學券制,令到不願意,或能力跟不上的學生有選擇,可以不用在千篇一律的工廠式教育浪費時間。即使法例依然強迫家長要送子女讀九年書,家長也有選擇權,將子女送往不同類型的學校之中,例如體育或美術學校,發揮學生的專長,也減輕主流學校老師管秩序帶來的壓力。
不僅如此,因為香港不少學校提供的課外活動有限,所以在學券制之下,應將學券拆開,預留一部份為課外活動,學校能提供的,家長便可交往學校,認為學校開辦的課外活動不能啟發其子女的,也可送往其他開辦課外活動的組織,令學生有多方面的發展。
不然,教統局長久地壟斷教育,強迫學生讀指定的課程;同時,高官們又將自己的子女送往海外留學以逃避「強迫」教育,只會令不滿香港教育,又沒有能力送子女到外國留學的家長感到不公平。
自梁家傑參選,提出十五年免費教育之後,社會上多了聲音要求延長免費教育。可是在現行的教育之下,增加免費教育年期的效益如何,已經令人存疑。如果提出的十五年免費教育,和現在的九年一樣,是有強迫性的,更加令人憂慮,因為這只會把強迫教育的問題延長。
在政府財政許可之下,延長資助十八歲以下人士的教育沒有問題,問題只在於如何分配。推行學券,還家長一個選擇權吧。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27&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42619&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為 老 師 減 壓 , 推 行 學 券

前兩天發表的《直資不如學券制》,教統局的人員即日電郵回應,反應難得地快,實在值得一讚。
可是,閱畢全文,教統局的官員只是將陳嘉琪博士早前於教統局發表的文章複述一次,內容仍是「十分注重學生兩文三語的能力」或鼓勵學生學習其他語言之類的說話,但是卻未有回應,為何教統局一定要扼殺家長的選擇權,代他們選擇其子女的教學語言。
說過很多次,如果廣東話教育真的如教統局所言的一樣,是「一股勢不可擋的熱潮和優勢」,即使沒有教統局的計劃經濟,也會有家長排隊湧到自發設立廣東話教育的學校,讓其子女入讀。
可是,推行廣東話教育後,不見得學生的中文水平有極大的進步,更嚴重的是,學生的英文水平廣為社會人士質疑,令有財政能力的家長,紛紛將子女送往外國留學。家長寧願付出高昂的學費換來骨肉分離,也不願送子女入讀本地的廣東話學校,足見教統局一刀切的政策,不是所有人也會接受。
至於另一令教師疲於奔命的語文基準試,更是多此一舉。教師的工作,是教育學生,而不是滿足官僚的要求。在教統局的計劃經濟下,學生人數由中央分配,教師的水平根本不能在收生人數中反映出來,以致官僚要代家長監察老師,設下基準試來考教師。
但問題是,只要家長有選擇權,便可以透過學券來選擇學校,令教師有更大的動力去提升自己的教學質素,因為家長每次利用學券選擇學校,便等於對該學校的一份認同,越有條件教好學生的教師,越能從學券中得到金錢以外的鼓勵,根本不用浪費老師大量的時間,去應付和教學無關的考試。
統局強行代家長監察老師,其實只是其官僚架構的延伸。教統局中央分配以致無法用家長的選擇去衡量學校的教學質素,為了加強其權威性,便製造出基準試去為難教師。教師終日為滿足官僚的要求而忙碌,不能抽出時間提升教學質素,增加真正想教好學生的老師的壓力,輕生的念頭從此而來,但學生沒有從教統局多餘的監管中得益,只能看見老師們一天比一天疲倦。
透過家長的選擇去監督教師的質素,根本不用浪費大量資源由官僚去代理。《蘋果批》不願在此「壟斷」發言,適逢《蘋果日報》新設立了《壹蘋果網上直播》,《蘋果批》希望能邀請到發表文章的教統局官員:陳嘉琪博士和關兆錦博士,上來直接和家長對話,解釋一下為何教統局一直反對家長應有選擇權。《蘋果批》在此留下三個字:我等你。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24&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35399&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