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教育

海外領洗的元兇

報道指,有家長將子女送往海外受洗,博取「自行」分配的評分,以便送小朋友入教會學校就讀。
「自行」分配,本來的用意是讓家長有更大的空間去選擇學校。偏偏追求形式公平的官僚又不讓學校自行收生,制訂一系列的計分準則,令學生「自行」收生時看起來公平。
每當官僚設定一些追求形式公平的制度,參與者便會盡量利用制度去追求最大利益,亦即是「屈機」──gamethesystem。負面一點說,便是「走精面」。
一刀切的計分制度,欠缺彈性,鼓勵家長「走精面」的心態及行為。小一入學計分準則中的其中一項是宗教背景,跟學校的宗教一樣的話,便可加五分。這五分被認為是關鍵分,拿不到差不多無緣入讀宗教學校。
試想,要是有教會學校認為你的小朋友的能力、品行等等都適合該校,不介意他是否教徒,因為可在入學後培養宗教興趣,偏偏因為這些一刀切的評分準則,學校欠收生彈性,阻礙學生入學的機會。
要是你是那位家長,希望送自己小朋友到最適合的學校,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走精面」,挖空心思在評分準則上加分。既然信教會有五分,那就一於照做。結果造成的,便是送自己的小朋友到海外領洗這種「走精面」行徑。
面對這種一刀切的評分準則,學校沒有收生彈性,令家長要「走精面」,為孩子做些和學業無關的海外領洗以取得評分,有利入學。他們本身是否教徒,對該宗教是否虔誠,反而並非領洗時考慮的原因。
小一「自行」分配制度,設下一刀切的「計分準則」,鼓勵的便是這種「走精面」的心態和行為。在小一入學的時候便要面對這種鼓勵「走精面」的制度,難道教育官僚想告訴我們的下一代,這種「走精面」的心態及行為要從小培養?

高明輝

教學語言 家長自決

舊同學聚會,談起自己小朋友的升學問題。
家長甲:「聽說你的兒子將會於下學年升中,最近想必都是忙於選校,有沒有甚麼選校心得?」
家長乙:「其實倒也沒有甚麼心得,最重要都是他讀得開心也就夠了。唯一希望他可以學好英語,始終英語都是最重要的語言。想當年我自己學也花了多年時間,要是可以從不同的科目上都以英文授課,學習效率相信較只上英文堂更好。」
家長甲:「是啊,那你會把他送到英文中學嗎?」
家長乙:「我仍在猶豫,聽說二○一○年又有可能轉教學語言,今天選了英文中學,入學兩年後可能會『落車』,轉為中中;選了廣東話的,過兩年又可能會變成用英文授課,真的不知怎麼選才好。」
家長甲:「其實為何教育局不讓學校自訂教學語言,家長有這個需要,為甚麼學校不能提供?」
家長乙:「他們說,怕學校自行選擇教學語言,會令老師有許多工作上的壓力。奇怪的是,教育團體說希望可以選擇教學語言,自行決定廣東話及英語的授課比例。教育團體本身已經有心理準備,教育局反而擔心他們不擔心的事,真奇怪。」
政府將於○八年推出檢討教學語言的機制,決定學校於二○一○學年的教學語言。中文中學要收取百分之八十五適合用英文授課的新生,才能成為英中;相反,不合格的英中,會改為以中文授課。
這個機制規定學校要全面選擇用英文或中文授課,即使校內有為數不少的學生適合以英文上課,未能達標的,便要被迫全校以中文上課。此機制未能按實際情況來決定教學語言,令老師無從發揮,學生也不能得到最好的教育。
《蘋果批》明白到,教育官僚已經臨崖勒馬,不再強制規定以廣東話教學,讓學校有機會轉換教學語言。問題是,既然政策已在調節,為何不更進一步,索性取消中中英中的劃分,讓學校自行選擇廣東話、英語和普通話的比例?
由學校自行選擇教學語言的最大好處是,學校可以按照學生的程度來決定該科授課的語言,在學校內有更大的調節空間,可以更靈活處理不同學生的實際需要,老師的才能能夠充份發揮之餘,學生也可更有效地學習。
再者,學校能用不同的語言來教授不同的科目,更符合實際需要。一些科目學科,例如經濟科,大部份的重要書籍、文章都是以英文發表,以英語教學,自然更有利學生繼續深造,升讀大學時要銜接也就更容易。

廣東話教學實施近十年,一刀切的執行下,限制學校、家長選擇教學語言,最終影響學生的語言水平。《蘋果批》希望教育局能相信學校及老師的決定,讓校方自行選擇教學語言,更靈活地處理不同學生的實際需要。畢竟老師和家長比官僚更了解每個學生的實際情況。各位家長,可以按子女的實際需要決定教學語言,是否比硬性分開中中英中更好呢?

高明輝

教育局走回頭路

教育局今年三度向學校發出通知,禁止學校公佈中學收生成績組別(Banding),違規的學校會被懲罰,日後不會向該校發放資料。理由是,教育局認為公佈資料會引起家長比較學校,所以應阻礙家長得到學校資料,以免家長作出比較。
連比較都不行,而且比較的方法還是用上教育局的資料,在資訊越來越流通的今天,教育局封鎖消息來源,實在是在走回頭路。
學校的收生成績組別,雖然不能完全反映學校的質素,但至少也能將不同水平的學校分類。而學校過去收了甚麼水平的學生,也粗略地反映到學校的水平。家長得知這些資料後,心中也大概知道那一個等級的學校最適合自己的小朋友,家長可更集中地從一個等級之中選擇,省下不少時間和精力,是政府代家長把學校分類。同時也教初轉校網的家長,大致得知該區學校的水平如何。要是公佈學校的收生組別,讓家長得知更多有關學校的收生資料,理應更能幫助家長去選擇學校。
當然,學校的收生成績組別只是眾多準則之中的其中一項。家長選校,還有其他準則:可能是靠學校的信譽;可能是看教學語言;也可能是覺得學校的老師們有辦學熱誠;也可能是參考該校公開試成績和入讀大學的比率……諸如此類,資料越多,對家長越有利,選錯的機會也較少,要是能夠得知學校的收生組別,倒也省下不少心機,免走冤枉路。
禁止學校公佈收生資料,不等於家長不會主動追查,更不等於家長不會在有限的空間下為子女爭取最佳的教育。畢竟升中乃人生大事之一,家長倍加@著緊,就算官僚禁止學校公佈,家長也會想盡辦法去索取學校收生資料,不論消息孰真孰假。但教育局不容許學校公佈資料,消息透明度降低,得不到官方證實,家長無法經正途確認資料的真確性,手上資料是真是假無法得知,影響他們的決定,最終令學校和學生錯配,學校有志難圓,學生也好夢成空。
家長希望把小朋友送到質素更好、更適合小朋友的學校,是人之常情。吸收更多相關的資料,往往是選擇好學校的先決條件。偏偏教育官僚連家長吸收學校資訊的權利也要限制,阻止學校向外發佈收生資料,進一步箝制家長的選擇,影響家長的判斷。要是不幸因此而選錯學校,最終影響小朋友的未來。
《蘋果批》真心希望教育界中人,為了家長,也為了下一代教想,一起促請(pressfor)教育局提升選校的透明度,容許學校公開收生資料吧。

高明輝

拘泥副學士 不如放眼私立大學

副學士問題,再起爭議。有議員批評,副學士收生太濫,要求政府加強監管。
議員的理據是,高考全部不合格的,亦可以入讀副學士。問題是,收生準則由院校自行決定的同時,學校也押上了自己的品牌。要是學校能夠將一些水平較為參差的學生培訓成材,對學校的品牌大為有利。這種「易入難出」的辦學方法,相信也不會有多少人反對。
大家真正擔心的,是學校輕易讓學生畢業,浪費學生的時間。議員希望政府加強監管,但依靠官僚監管就能收效嗎?
且看事實,香港的教育制度屢遭批評,政府監管處處,課程要管、科目要管、收生要管、分文理科要管、老師架構及薪酬也要管,甚至推出基準試來監管教師,歷年來一直在「加強監管」。
管是管得多,但搞了多年,教育仍然沒有起色。當然,監管不了的重要原因是,劃一的教育制度,根本不能滿足所有學生的實際需要,是根本上出了問題。可是,就連幾近單一的教育制度都無法有效監管,要政府監管多樣化的副學士課程,其效率令人懷疑。
要真正有效的監管副學士,莫過於提升競爭,透過學生的選擇來監管課程的質素。可行的方法,自然是開放開辦私立大學的條件,容許更多的私立大學出現。讓已經入讀副學士的學生,有更多銜接大學、轉校的選擇,情況就如當日把樹仁升格為大學一樣,提供更多大學學位予學生,最終令學生得益。
同時,尚未入讀高等教育的高中生,也有更多選擇,在學士學位、副學士以外,也可以選擇私立大學。而且,引入競爭,令開辦副學士的學校不敢怠慢,要以提升質素或增加銜接學額等手段來吸引學生,不能把學生培育成材的學校,在學生有更多選擇之下,自然會被淘汰。副學士在競爭之下受學生有效監管,也就解決了原先擔心的問題。
畢竟最有效的監管手段,就是競爭。要進一步提升競爭,長遠而言,更應研究資助學生到海外升讀大學,有海外大學願意取錄的學生,政府便給予資助,提供更多選擇。資助的方法是,以低息或免息貸款予學生,令學生可以選擇在外國或本地私立大學升學。學生要考慮還債問題,減低了胡亂報讀的可能性。到時,是報讀本地副學士好還是外地大學好,也就由學生自行決定。
早幾年經濟低迷,政府推出副學士,意圖壓低青年失業率,順便提升接受高等教育的比率,以營造歌舞昇平的效果。到了今天,就連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也承認副學士政策欠周詳考慮。與其再拘泥於副學士,倒不如乾脆承認副學士政策失敗,不再為政策左修右補,放眼私立大學,讓學生有更多選擇吧。

高明輝

既得利益成包袱 教育自由靠直選

在日前的一個立法會會議之中,民主派的楊森議員表示,希望政府可以將假學券伸延至獨立幼稚園,讓家長有更多選擇;同日,卻有黨員張文光,要求將小班教育蔓延至中學,限制家長的選擇,實在諷刺。
學券制的原意是,將選擇權還給家長,家長拿教學券,選擇最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透過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一份關心來鞭策學校,以提升質素。情況基本上和自資時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政府會在財政上幫助你。簡單來說,政府資助之餘,也不會扭曲家長的意願。現時的幼稚園假學券,硬將幼稚園分化為非牟利和獨立,政府的假學券只能在非牟利的幼稚園用,而且學費還有上限,扭曲了家長的意願,不能算是真學券。
楊森議員要求政府停止分化幼稚園,讓家長拿教學券也可以到獨立幼稚園使用,家長不致為了遷就假學券而改變意願,令家長有更多的選擇權。畢竟,非牟利也好,獨立也好,家長真正需要的,是教好自己小朋友的幼稚園。站在家長的立場,幼稚園本身牟不牟利根本沒有關係。從楊森議員的要求看來,相信民主黨內也有不少人真正關心教育的議員,希望家長有更多選擇。
張文光議員鼓吹的小班教學則相反,減少家長的選擇。不論任何行業,壟斷經營之下,向來都是價錢貴、質素低,壟斷經營者為了維持高昂的價格,便會傾向減少供應。教育亦一樣,香港的教育由教師工會壟斷師資供應,名義上要求推行「小班」,實際上限制班中人數,變相限制學校的收生人數,減少供應,令教育制度繼續高成本的運作。這樣的官訂壟斷,任何反壟斷法都無法對付,要解決惟有引入競爭。
一刀切推行小班教學無助競爭,反而減少學額,損害家長的選擇,所以不難明白為何曾特首不願在小學推行一刀切的小班教學,也是怕政策會適得其反。要是如張文光議員所言,將小班教學推至中學,家長的選擇減少,最終受害的便是學生。
《蘋果批》明白到在教育上,民主派中有不少真正關心學生的人士;也明白張文光議員的言論,只是受制於其功能組別的背景,以致未能暢所欲言,事事以教育界既得利益者的立場出發,要求政府更廣泛推出損害家長選擇的小班教學,結果只會令教育既得利益者得益。

要是張文光議員能和前輩司徒華一樣,從教育界的既得利益框框中走出來,參與直選,自然能夠放下教師工會的既得利益包袱,和其他黨友一樣,為香港家長爭取學券,令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一份愛、一份關心,透過選擇學校,傳達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

高明輝

私立大學之德政再現

教育局表示設立更多私立大學,這項無疑是個德政。
香港的公立大學由教育官僚控制,開辦甚麼課程、收生人數多少、學生要讀幾多年等等,都有嚴格規定,學位在計劃經濟分配之下嚴重出錯,例如社工,學位過多,以致畢業後從事社工的供過於求,更嚴重影響畢業後的生計。
設立更多私立大學的最大好處是,私立大學不受官僚毛手毛腳,在開辦課程、收生人數上,有較大的自由度,在高等教育上,令學生有更多選擇,即使公立大學提供的不適合,也可以選擇到私立大學升學。
舉個例,聯招放榜,不幸被分配入讀一個你認為早已人手過剩的學系。在這個時候,私立大學提供的,就是讓學生可以從中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學系,即使教育官僚分配學額出錯,未能提供足夠的學位,也可以由私立大學提供。有競爭之下,也鞭策公立大學要提升質素。
育局還表示,會資助私立大學。要資助,自然應尊重學生的意願,直接資助學生,讓學生自行選擇入讀那間私立大學。但要是政府完全資助學生的話,學生讀書完全不用考慮成本,成本後路封了,很有機會誤報一些與人力市場需求完全脫節的科目,最終影響學生的前途。畢竟大學提供的,是專門的知識和技能,對畢業後的發展有相當大的影響,選錯學系的後果嚴重。
比較可取的資助方法是,提供低息或免息的借貸。學生要考慮畢業後要還的債項,選擇的時候自然倍加審慎,出錯的機會較少,也不會扭曲學生意願,同時也藉學生的選擇,來監察私立大學的質素。
如今教育局開放教育,容許私立大學更廣泛出現,令高等教育更多樣化,學生在升讀大學上有更多選擇。但既然政府資助教育,更應考慮的是資助學生到外國的大學讀書。
政府資助每名大學學生每年約二十萬元,卻不是直接資助學生,而是資助大學,要是大學不提供該科目的話,學生便無法得到資助。自問對動物的身體結構有很濃厚的興趣,有信心成為首屈一指的獸醫,但香港的公立大學並沒有提供獸醫科,要出國讀,也不會得到原先應有的資助。
明顯的是,越多選擇,對學生越有利,更能提升市民謀生的能力,不致因政府沒有提供該課程而埋沒其天份。若是資助的方法是以借貸的方式去辦,同時也減低學生選錯科的機會。
從開放國際學校,到今天擁抱私立大學,教育局希望開放教育、令學生有更多選擇的心,是有目共睹的,值得《蘋果批》為主事的官員打打氣。

高明輝

積極開放 妥協依然

施政報告中,其中一項是開放教育,引入更多國際學校。
國際學校教甚麼、如何教,本來已經有很大程度的辦學自由,孫局長還表示國際學校收生不限,足見國際學校是香港的自由學校。
自由辦學,亦正正是最理想的教育制度。讓不同辦學理念、形式等的辦學團體自由辦學,教育百花齊放,不同的家長因應小朋友的需要,選擇不同類型的學校。畢竟小孩子的能力各有不同,有的愛背書,善於考試,有的不善考試,其他才能卻高人幾班,勉強要所有小朋友讀相同的課程,受害的只是不合適該教育制度的小朋友。
更重要的是,引入競爭,直接和本地學校競爭起來,提升教學質素,最終令學生得益。原因是,增加國際學校的供應,令收費降低,更多家庭可以在本地學校以外有選擇,認為自己的小朋友不適合本地學校,也可以選擇國際學校。本地學校要收生,也得提升教學質素,吸引家長。
曾特首開放教育,分明是知道,教育多樣化,提升競爭,最終改善教育質素,令學生受惠之餘,也令正在考慮生育的家庭,更放心生育。實在值得一讚。
問題是,明知自由辦學可以提升競爭,令學生受惠,政府卻不在香港的資助學校推行,反而屈服於教育既得利益者的壓力,推行小班教學。

說得多了,一刀切的小班教學,令不少原先學額已經供不應求的學校受害。硬性規定要小班教學,變相降低學額,令想入讀那些學校的學生更難入學。一刀切的小班教學令學生好夢成空,好老師也無法一展所長,最終得益的只會是欠缺競爭力的教育既得利益者,因為他們可以藉教「小班教學」減低具競爭力的好學校的學額,從中得益。
如今硬要在施政報告中局部推出,只是個又要安撫教育既得利益者,又不想危害學生和好學校的權宜之計,長遠無助提升香港的教育質素。
說到底,國際學校也好,小班教學也好,最終都是希望家長有多點選擇,令小朋友得益。真正最能令學生受惠的,是讓學校自行辦學,不同的辦學團體可以按照不同學生的能力、天份等等,因材施教,令小朋友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中盡情發揮。不致在統一的教學模式之下,小朋友因不適合,難以學習,更對求學從此心生厭惡,最終被埋沒天份。
《蘋果批》希望,政府可以在教育上引入更多競爭,改善教育質素之餘,也令教育的透明度提升,令香港的家庭在考慮生育時,不會因教育問題而猶豫起來。

高明輝

何來女士:你會支持學券制嗎?

港島區的立法會補選,再有新的參選人,她的名字叫何來。昨晚接受電台訪問時,談及自己的女兒的入學安排,引起《蘋果批》眾人的關注。
何來女士表示,她有位九歲的女兒,家庭依靠綜援。她認為香港的育制度不適合她的女兒,多年來向人籌錢,供她的女兒入讀國際學校。最近由於未能籌得足夠的資金,暫時未能送女兒入學,惟有暫時讓女兒在家中接受自己的育。
何女士選校如此小心,原因和香港千千萬萬的家長一樣,都是因為出於對自己的小朋友的那一份愛。
可是,政府資助學校而不直接資助家長,引致問題多多,學質素長年遭到批評。要是家庭比較富裕,見自己的小朋友不適合香港官訂的育制度,還可以送子女到國際學校,或到海外升學。有些家長希望子女可以在較接近大自然的環境中長大,便送自己的小朋友入讀近年新興的「自然學校」,但該校學費不便宜,每月也要數千元,不是低收入家庭可以承擔得起。
政府明明有資助育,卻不直接資助家長。眼見自己的小朋友不適合官辦的育制度,希望真正培育他們成材,送子女到更適合的學校之中,但政府只資助學校,家長不報讀那些不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便無法得到資助。受害最深的,亦正正是無力送子女到國際學校讀書的家庭。

家長本來希望藉著送子女到更適合的學校,透過育改善他們的一生,也因為政府只資助學校,而令低收入家庭無法得到資助。縱有資助,也無法享用,無法將自己對子女的一份愛,傳送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那一份無奈,相信剛剛表態參選的何女士,最能深深體會。
要解決這個問題,你能夠想得出比學券制更有效的方法嗎?政府透過學券,直接資助家長,由家長自行選擇最適合自己小朋友的學校,令那一份關心、那一份愛,直接傳給自己的小朋友。
支持學券制的原因,不僅是為了打破現今僵化的育。
不僅是還選擇權予家長。
不僅是為了令香港育百花齊放,令市民的下一代受惠。
最重要的,是因為學券制可以令好像何女士般的家長,有機會透過選擇學校,將那一份關心、那一份愛,傳達到自己的小朋友身上。
何來女士,看過你的經歷,《蘋果批》真心希望,正在參選的你,會支持學券制,令千千萬萬家長對自己小朋友的愛,能夠釋放出來。

小班教學的困境

施政報告即將出爐,各界人士紛紛許願,希望可以夢想成真。最新一輪是,葉太忽然關心教育,建議推行小班教學。
一旦政府全面落實小班教學,禁止學校每班人數超過限額,變相降低收生人數。到底會是怎樣?
家長:「校長,我查遍這一區,認為你們的學校是本區之中最適合我女兒的。我希望可以把她送到貴校讀書。」
校長:「你們叩門而來,選擇敝校,我們相當高興。我看過你女兒的成績、課外活動、品行等,相當不俗,我們很希望讓她入學,不過,對不起,我們真的不能收她。」
家長:「為甚麼?」
校長:「敝校一向得到不少家長的支持,即使過往每班人數三十多人的時候,我們也會出現學額不足的情況。今年實施了小班教學,限定每班人數為二十五人……我們不可以違反教育局的規定啊!」
家長:「那你們不可以多開幾班嗎?」
校長:「班房數量有限,不是說要多開幾班便可以多開。」
家長:「求求你,讓我的女兒入學吧!她可是很勤快聽話的,上課專心,多她一個人也不會妨礙老師上課的。」
校長:「我也明白,要是學生全都是好學生,人數再多老師也應付自如;要是教一些比較活潑的同學嘛,一班只得五名學生也教老師頭痛。我看你的女兒,應該是個好學生,多收她本來對上課沒有問題。之不過,小班教學的規例就是這樣,不許多收,我們也沒有辦法。」
小班教學的動人理念,是希望藉減少班中人數,令老師抽出多點時間和心機,來與學生交流,或進行其他活動,從而提升教學質素。
理念聽起來是好,之不過一刀切的實行起來,學校收生不得多於指定數量,校方縱使想多收一些合適的學生,也因「小班」的人數規定而無法入學。不要忘記,現今每班三十多人,不少學校也出現學額不足的問題,再一刀切的降低每班人數,只會令問題惡化。
而且,硬性規定每班人數上限根本沒有必要,因為學生能力、操行等各有不同。舉個例,一班之內,各同學的能力相若,進度快,人數多一點也無妨,不必硬性「小班」。《蘋果批》並不反對小班教學,反對的,是借小班教學之名,減少每班人數,變相令學校的學額減少。
即使家長心儀一所學校,即使該校願意讓他的小朋友入學,即使多收幾名學生不會影響教學質素,也因「小班教學」變相降低了收生人數,而令學生無法入學。
葉太,將心比心,要是你是上述的那位家長,你還會希望見到令好學校有志難展、令好學生有夢難圓的一刀切「小班教學」嗎?

高明輝

亂吹免費教育成效害市民

香港的教育問題,一直都能引起市民的關注。畢竟教育問題,影響香港市民傳宗接代的夢想,自己做不到的,也希望自己小朋友能提升生活水平。這是大部份香港市民的心願。
為了令自己的小朋友有更好的將來,提升教育質素,相信是每個香港市民都希望見到的。可是香港的教育質素屢遭批評,問題甚多。要真正提升香港的教育質素,自然要正視香港教育問題的根源所在,對症下藥,最終令香港市民看見自己的下一代受惠。
倘若政府只繼續大灑金錢於教育上,而無視問題根源,令香港市民誤以為政府已經「做」,以為教育問題已經解決,無助提升教育質素之餘,令問題禍延下去,最終浪費下一代的青春,到要解決問題的時候,已經太遲。情況有如一個醫生,向一個癌症病人表示,醫好他的病,只要多花錢便行,結果沒有對症下藥,徒令病情惡化,到發現時已經病入膏肓,無法挽救。
有報道指,政府將會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該報道表示,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紓緩低收入家庭的經濟負擔」。其實,政府一直為低收入家庭提供資助,只要學生讀得上,即使父母完全沒有收入,也能透過學費減免和資助,一直升學至高中、大專;若再加上今年新增的幼稚園偽學券,變相已經有十九年免費教育。如此情況下,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功效,實質上只是多花點錢在其他階層的市民身上。如此推銷十二年免費教育,只是搬窮人上教的做法,出來撈撈政治油水。

報道又指,十二年免費教育是用來「推動本港人才發展」、「減少跨代貧窮問題」。要推動本港人才發展、減少跨代貧窮問題,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提升教育質素,令香港市民的下一代得到良好的教育,也令窮人的下一代可以通過教育改善生活,擺脫跨代貧窮。
要提升教育質素,自然要正視現有的問題。香港教育制度,最主要的問題是,課程、考試、教學方法等遭到教育局統一,扼殺了老師在自由辦學之下的無限個可能性,無選擇之下,也埋沒了不少有天份的學生,受害最深的,正正是不能轉讀國際學校或到海外升學的低收入家庭。
同時,教師的薪酬制度主要按年資而定,不鼓勵老師改進教學質素,不是說現在完全沒有好老師,但薪酬按年資而定,未能令老師們的潛能充份釋放。需知道,沒有好教師,任何教育改革都會變成空話。
《蘋果批》一向歡迎政府在教育上花錢,可是要真真正正提升教育質素,莫過於正視教育問題的根源。改善的方法,是以學券制的方式,提升學校之間的競爭,並趕走官僚在教育上的毛手毛腳,學校和老師可以自由選擇如英語教學、小班教學、活動教學等不同形式的辦學方法,令香港的教育得以百花齊放,不致在課程統一之下埋沒學生的才能;同時採用學券制令家長有選擇權,學校在競爭之下,要挽留好老師,鼓勵學校按表現來決定老師的薪酬,釋放老師的潛能。
不正視問題,根本無助提升教育質素;誤導以十二年免費教育的功效,令香港市民誤以為只須花多點錢問題便可解決。傳宗接代、下一代活得比自己更好的心願,也因教育政策走錯方向、找錯元兇,令夢想幻滅。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