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民主

毛 孟 靜 : 民 主 派 之 間 對 立 令 我 錯 愕

立 法 會 選 舉 中 , 九 西 選 區 以 二 千 六 百 票 之 差 落 敗 毛 孟 靜 , 重 臨 《 蘋 果 批 》 論 壇 , 親 身 講 述 佢 點 睇 選 舉 之 中 恩 恩 怨 怨 … …

主 持 : 楊 卓 華   高 明 輝


zoom

 

競 選 初 期 , 你 民 調 支 持 度 一 度 超 過 14% , 但 之 後 支 持 度 就 拾 級 而 下 , 好 多 人 都 認 為 係 同 其 他 泛 民候 選 人 向 你 搶 票 、 攻 擊 有 關 , 你 點 睇 ? 你 覺 唔 覺 得 一 開 始 民 調 排 得 咁 高 , 反 而 令 你變 成 其 他 候 選 人 圍 攻 對 象 ?

1


zoom

 

毛 孟 靜 :
我 覺 得 民 主 派 光 譜 可 以 更 加 拉 闊 , 但 有 少 少 始 料 不 及 , 就 係 民 主 派 當 中 仍 然 要 分 黑 與 白 , 光 與 影 , 日 與 夜 , 咁 對 立 程 度 , 我 係 相 當 錯 愕 … … 至 於 你 話 一 開 始 走 勢 幾 好 所 以 受 人 攻 擊 , 我 諗 呢 個 都 幾 自然 , 同 埋 你 唔 係 現 任 , 係 新 面 孔 … … 我 從 來 話 自 己 係 高 危 一 族 , 最 擔 心 就 係 高 開 低收 , 結 果 就 係 !


zoom

 

回 顧 當 日 九 西 選 舉 論 壇 , 社 民 連 主 席 黃 毓 民 不 斷 就 湯 家 驊 對 功 能 組 別 選 舉 立 場 追 擊 你 , 係 咪 令 你 始 料 不 及 ?


zoom

 

(對 有 關 ) 功 能 組 別 ( 的 攻 擊 ) 係 覺 得 費 解 , ( 民 主 派 ) 要 廿 一 票 先 可 以 抵 抗 政 府 政改 方 案 、 鳥 籠 方 案 。 而 事 實 睇 到 , ( 單 靠 ) 直 選 邊 有 廿 一 席 ? ( 所 以 要 ) 功 能 組 別搭 夠 。 政 治 不 是 道 德 , 亦 不 是 不 道 德 , 純 粹 係 為 達 目 的 不 擇 手 段 , 都 唔 緊 要 , 不 過講 講 去 , 咁 重 複 , 就 有 少 少 出 奇 。

2


zoom

 

作 為 資 深 傳 媒 人 , 今 次 參 選 就 完 全 調 轉 位 置 , 你 有 乜 體 會 ?


zoom

 

毛 孟 靜 :
政治 與 傳 媒 有 分 別 , 作 為 記 者 , 站 在 道 德 高 地 , 只 係 負 責 問 問 題 , 為 民 請 命 , 最 憎 人答 問 題 顧 左 右 而 言 ; 掉 番 轉 頭 , 如 果 你 係 參 政 , 就 係 負 責 答 問 題 , 答 時 候 , 你 要 有 心 理 準 備 , ( 就 算 ) 幾 有 心 為 人 民 服 務 , 人 都 係 覺 得 你 有 所 圖 … … ( 我 選 舉 ) 策 略 比 較 硬 朗 , 我 隸 屬 公 民 黨 , 創 黨 主 席 都 講 過 君 子 也 黨 , 俾 人 感 覺 就 係 唔 擅 長 嗌 交 , 唔 擅 長 大 聲 講 … …


zoom

 

傳 媒 人 之 外 , 你 又 係 一 位 英 文 老 師 , 咁 今 屆 立 法 會 新 貴 陳 克 勤 議 員 , 就 因 為 講 一 句 「 try our breast 」 , 之 後 成 日 被 人 笑 , 咁 你 點 睇 「 陳 克 勤 事 件 」 ?


zoom

 

毛 孟 靜 :
都話 政 治 係 非 道 德 , ( 笑 陳 克 勤 ) 純 粹 係 政 治 舉 措 , 無 可 無 不 可 … … 笑 呢 個 人 就 等 於笑 民 建 聯 … … 但 我 有 少 少 擔 心 , 學 語 文 就 係 學 聽 、 講 、 讀 、 寫 … … 講 係 最 難 , 因 為 係 即 時 , 我 好 擔 心 ( 陳 克 勤 事 件 令 ) 年 輕 人 以 為 發 錯 一 個 音 , 係 好 鬼 瘀 事 , 俾 人 笑 到 面 黃 。

台 灣 搞 掂   香 港 點 算 ?

人 大 去 年 否 決 香 港 2012 年 雙 普 選 , 但 並 唔 代 表 香 港 市 民 對 爭 取 民 主 激 情 就 要 因 此 而 減 退 。 例 如 搞 掂 「 兩 次 政 黨 輪 替 」 台 灣 , 就 值 得 大 家 去 參 考 , 睇 下 點 樣 去 完 善 民 主 制 度 , 又 可 趁 機 培 養 多 政 治 激 情 。 主 持 : 高 明 輝 、 楊 卓 華

1


zoom

高 : 香 港 市 民 點 睇 今 次 台 灣 大 選 ?

楊 : 從 失 敗 之 中 學 習 , 香 港 從 政 者 由 今 次 民 進 黨 慘 敗 , 可 以 借 鏡 到 乜


zoom

 

2


zoom

高 : 香 港 好 多 政 客 都 好 民 粹 , 而 民 進 黨 今 次 亦 用 好 民 粹 手 法 , 去 抹 黑 對 手 政 策 。

3


zoom

楊 : 今 次 台 灣 選 舉 又 顯 示 , 執 政 政 黨 唔 可 以 永 遠 只 係 搞 意 識 形 態 虛 務 , 因 為 人 民 到 最 後 都 會 睇 你 實 際 做 到

高 : 對 於 仲 未 有 民 主 香 港 同 澳 門 , 仲 有 乜 可 以 向 台 灣 借 鏡 ?


zoom

馬 英 九 港 澳 地 區 後 援 會 會 長 戴 卓 賢 : 我 就 希 望 香 港 選 舉 做 法 上 可 以 學 更 多 台 灣 , 第 一 , 放 寬 競 選 經 費 上 限 ; 第 二 , 放 寬 傳 媒 曝 光 限 制 , 令 到 候 選 人 可 以 競 選 度 有 更 多 發 揮 舞 台 。

台 灣 選 戰 啟 示 : 激 情 民 主 邁 向 成 熟

身 在 台 北 的 黎 智 英 , 昨 日 透 過 web-cam 在 《 蘋 果 批 Online 》 親 述 他 見 證 台 灣 第 二 次 政 黨 輪 替 的 感 受 : 選 民 可 以 用 選 票 踢 走 胡 混 八 年 的 政 黨 , 充 份 顯 示 民 主 制 度 的 自 我 完 善 能 力 , 「 好 似 台 灣 政 局 咁 亂 」 以 後 再 不 能 被 用 作 拒 絕 民 主 的 藉 口 … …

黎 : 黎 智 英
楊 : 楊 卓 華
高 : 高 明 輝


zoom

國 民 黨 大 勝 民 進 黨 , 台 灣 各 處 的 支 持 者 高 舉 旗 幟 , 人 人 展 出 笑 顏 。

楊 : 台 灣 完 成 兩 次 政 黨 輪 替 , 是 否 就 代 表 當 地 民 主 已 經 好 穩 固 ?

黎 : 民 主 制 度 穩 固 最 主 要 原 因 , 就 係 過 去 八 年 民 進 黨 管 治 實 在 太 糟 糕 、 太 離 譜 。 一 個 咁 離 譜 管 治 , 而 當 地 民 主 制 度 又 可 以 咁 平 穩 運 作 , 使 到 台 灣 人 民 對 於 台 灣 民 主 運 作 信 心 大 好 多 。

楊 : 即 係 要 多 謝 阿 扁 八 年 , 冇 佢 , 台 灣 民 主 唔 會 成 熟 得 咁 快 ?

黎 : 我 覺 得 係 。 但 另 一 方 面 係 : 雖 然 阿 扁 做 錯 好 多 , 但 係 阿 扁 有 樣 係 做 , 過 去 八 年 台 灣 人 係 要 搵 佢 個 身 份 , 認 為 自 己 係 台 灣 人 。 呢 個 力 量 亦 增 加 民 主 制 度 健 全 性 。

高 : 部 份 人 反 對 加 快 香 港 民 主 步 伐 時 , 都 會 搬 出 台 灣 好 亂 做 藉 口 , 今 次 結 果 對 香 港 有 乜 示 ?

黎 : 我 覺 得 人 係 蠢 才 ! 班 友 仔 佢 ! 台 灣 民 主 一 路 都 運 作 得 好 好 , 雖 然 有 議 會 入 面 打 交 , 有 素 質 好 差 政 客 , 但 我 覺 得 呢 係 民 主 成 熟 過 程 正 常 現 象 。

楊 : 有 讀 者 問 , 你 覺 得 香 港 市 民 可 唔 可 以 好 似 台 灣 人 一 樣 有 直 選 ?

黎 : 絕 對 可 以 ! 相 比 台 灣 , 香 港 係 一 個 更 加 開 放 城 市 。 香 港 人 對 世 界 認 識 , 台 灣 人 係 冇 得 比 , 如 果 我 有 普 選 , 我 經 過 過 程 會 比 台 灣 更 短 , 成 熟 得 更 快 !

高 : 有 讀 者 問 , 今 次 民 進 黨 競 選 廣 告 訊 息 都 好 負 面 、 好 悲 情 , 今 次 戰 敗 , 係 咪 證 明 已 經 冇 效 ?

黎 : 無 論 民 進 黨 或 者 國 民 黨 , 其 實 都 有 類 似 idea , 就 係 覺 得 整 個 政 治 係 一 個 包 裝 , 你 講 乜 人 民 就 信 乜 , 覺 得 人 民 係 白 癡 。 我 覺 得 今 次 民 進 黨 失 敗 , 係 冇 好 誠 懇 咁 面 對 現 實 , 好 多 時 用 口 號 , 用 包 裝 , 諗 住 咁 樣 就 可 以 到 人 民 信 心 , 今 次 選 舉 證 明 , 無 論 用 悲 情 牌 好 、 用 「 一 中 」 又 好 、 用 中 共 霸 權 恐 嚇 , 甚 至 用 西 藏 恐 嚇 又 好 , 都 冇 用 , 因 為 人 民 眼 光 係 雪 亮 。 昨 日 高 雄 市 市 長 陳 菊 話 : 我 輸 唔 係 政 績 問 題 , 而 係 包 裝 失 敗 。 一 個 咁 黨 ( 民 進 黨 ) , 輸 仲 係 咁 講 , 完 全 冇 反 省 , 咁 有 乜 理 由 唔 失 敗 ?


zoom

楊 : 你 估 計 馬 英 九 當 選 之 後 , 係 咪 好 快 有 三 通 ?

黎 : 馬 英 九 當 選 , 三 通 就 好 快 , 因 為 台 灣 人 民 共 識 係 三 通 對 經 濟 有 好 處 。 最 重 要 係 中 共 亦 好 需 要 與 台 灣 三 通 , 透 過 與 台 灣 三 通 , 將 台 灣 ( 政 治 上 ) 拉 到 佢 邊 , 雖 然 我 覺 得 呢 樣 係 冇 可 能 。 台 灣 同 大 陸 可 以 響 市 場 上 連 接 , 甚 至 統 一 , 文 化 、 社 會 上 可 以 有 好 密 切 關 係 , 但 在 政 治 方 面 , 係 冇 可 能 統 一 , 因 為 台 灣 民 主 係 在 二 千 三 百 萬 人 民 手 上 , 唔 可 能 同 大 陸 有 政 治 上 任 何 聯 合 、 統 一 可 能 性 。 除 非 大 陸 將 來 係 有 民 主 , 之 後 可 能 性 就 唔 知 !

楊 : 有 讀 者 問 , 兩 岸 共 同 市 場 成 真 , 台 灣 經 濟 數 越 多 同 時 , 政 治 上 失 去 籌 碼 會 否 亦 越 多 ?

黎 : 我 覺 得 政 治 同 市 場 應 該 分 開 ! 冇 人 可 以 侵 犯 台 灣 民 主 政 治 !

楊 : 又 有 讀 者 問 , 你 覺 得 馬 英 九 會 唔 會 出 賣 台 灣 人 利 益 呢 ?

黎 : 馬 英 九 想 出 賣 台 灣 人 利 益 都 出 賣 唔 到 , 呢 個 係 民 主 社 會 , 你 點 出 賣 ? 你 家 將 個 民 主 政 制 稍 為 郁 都 落 台 啦 ! 一 千 萬 人 上 街 去 隊 你 啦 !

楊 : 泛 藍 陣 營 控 制 立 法 院 四 分 之 三 , 又 有 人 擔 心 國 民 黨 會 一 黨 獨 大 , 你 點 睇 ?

黎 : 呢 個 係 民 主 政 制 , 冇 人 可 以 專 制 。 一 黨 獨 大 係 事 實 , 但 國 民 黨 經 過 下 台 訓 , 我 相 信 呢 次 佢 會 學 懂 謙 卑 , 唔 敢 亂

楊 : 單 憑 馬 英 九 一 個 人 力 量 , 你 覺 得 可 唔 可 以 徹 底 改 革 國 民 黨 ?

黎 : 今 次 係 馬 英 九 贏 , 唔 係 國 民 黨 贏 。 馬 英 九 本 身 本 土 化 成 功 ! 第 一 , 佢 去 南 部 好 多 個 月 , 佢 盡 量 唔 使 深 藍 捧 場 , 你 睇 唔 到 連 戰 出 , 冇 人 夠 膽 提 統 一 , 甚 至 乎 終 極 統 一 ( 也 不 提 ) , 避 開 晒 同 大 陸 關 係 議 題 , 同 時 佢 亦 講 好 多 本 土 意 識 形 態 。 第 二 , 阿 扁 八 年 咁 差 咁 爛 一 個 管 治 , 真 係 差 唔 多 邊 個 選 都 可 以 贏 。 第 三 , 今 次 民 進 黨 仍 然 係 用 一 貫 手 段 , 用 恐 嚇 、 用 悲 情 , 呢 樣 人 民 已 經 唔 再 相 信 ! 佢 政 圈 見 得 太 多 壞 人 , 好 渴 望 有 個 好 人 , 而 馬 英 九 , 你 可 以 質 疑 佢 能 力 , 但 係 冇 人 敢 話 佢 唔 係 一 個 好 人 。

楊 : 民 進 黨 大 敗 , 你 估 佢 要 幾 耐 先 可 以 由 激 情 「 革 命 黨 」 成 功 轉 型 為 一 個 務 實 執 政 黨 ?


zoom

黎 : 民 進 黨 要 好 誠 懇 咁 面 對 現 實 , 坦 白 面 對 自 己 失 敗 去 檢 討 。 第 二 , 民 進 黨 最 大 問 題 就 係 佢 利 用 族 群 仇 恨 去 「 愛 台 灣 」 , 如 果 唔 將 呢 個 仇 恨 剔 除 , 佢 係 冇 辦 法 好 清 醒 咁 去 思 考 問 題 , 就 冇 辦 法 好 成 熟 咁 去 反 省 。 民 進 黨 本 身 要 搞 好 心 態 , 將 仇 恨 剔 除 , 面 對 事 實 , 先 有 改 革 可 能 。 我 覺 得 民 進 黨 係 可 以 做 到 。

高 : 總 結 今 次 台 灣 大 選 , 北 京 、 香 港 , 以 至 特 首 曾 蔭 權 可 以 學 到 乜 ?

黎 : 要 面 對 人 民 ! 有 民 主 , 人 民 先 有 希 望 ! 台 灣 這 個 地 方 係 好 dynamic ( 有 活 力 ) , 佢 對 民 主 種 擁 護 , 種 激 情 , 就 算 曾 蔭 權 睇 到 都 會 感 動 ! 胡 錦 濤 睇 到 都 會 感 動 !

楊 : 台 灣 已 經 完 成 兩 次 政 黨 輪 替 , 但 係 香 港 就 仲 未 有 民 主 , 究 竟 邊 方 面 香 港 最 需 要 向 台 灣 學 習 ?

黎 : 最 需 要 學 習 就 係 台 灣 人 對 民 主 激 情 , 呢 個 係 最 重 要 。 家 香 港 人 對 民 主 本 身 唔 係 咁 睇 好 , 所 以 有 種 冷 感 。 台 灣 人 對 民 主 激 情 , 種 人 民 力 量 係 一 個 好 大 推 動 民 主 力 量 ! 呢 樣 係 最 要 學 , 作 為 一 個 香 港 人 , 我 係 好 羨 慕 , 同 時 我 係 好 激 動 , 亦 好 感 動 。

楊 : 點 樣 先 可 以 激 起 香 港 人 政 治 激 情 ?

黎 : 睇 完 台 灣 大 選 , 相 信 會 有 ( 正 面 ) 影 響 ! 香 港 民 主 派 應 盡 量 去 爭 取 , 使 到 更 多 人 相 信 民 主 可 能 性 係 越 大 , 佢 對 民 主 關 心 就 會 越 大 ; 關 心 越 大 , 激 情 就 越 大 。 如 果 人 覺 得 民 主 可 能 性 仲 係 好 遙 遠 , 佢 就 冇 呢 個 關 心 , 覺 得 不 如 諗 聽 日 有 乜 錢 好 賺 。 多 人 去 爭 取 民 主 , 就 會 有 多 市 民 關 心 民 主 , 個 激 情 就 越 大 , 我 得 到 民 主 可 能 性 就 越 大 。

( 黎 智 英 先 生 在 網 上 直 播 節 目 後 表 示 , 對 在 直 播 節 目 中 部 份 較 激 情 的 字 眼 , 可 能 引 起 部 份 人 士 不 安 表 示 抱 歉 。 )

消 委 會 「 有 機 」 選 擇 執 法

消 委 會 最 近 狠 批 藍 莓 標 榜 明 目 , 係 欠 缺 科 學 根 據 。 若 然 要 講 科 學 根 據 , 其 實 好 多 商 品 都 未 必 有 , 就 好 似 一 向 聲 稱 健 康 同 環 保 有 機 食 物 , 如 果 要 查 找 不 足 , 亦 唔 見 得 有 確 實 科 學 證 據 支 持 … …

1


zoom

主 持 楊 卓 華 : 食 物 究 竟 係 咪 真 係 有 機 , 就 算 食 落 口 亦 分 別 唔 到 , 所 以 有 人 建 議 設 立 一 套 法 定 認 證 機 制 , 其 實 「 認 證 」 意 思 係 咪 將 食 物 拿 去 化 驗 ?


zoom

有 機 資 源 中 心 行 政 經 理 陳 頌 曉 : 純 粹 化 驗 , 我 好 難 完 全 證 明 佢 係 有 機 … … 我 係 派 員 去 睇 番 農 場 周 圍 環 境 等 等 , 睇 佢 係 咪 可 以 符 合 有 機 標 準 。

主 持 高 明 輝 : 即 係 話 , 基 本 上 係 認 證 有 機 食 物 生 產 過 程 , 而 唔 係 認 證 有 機 食 物 本 身 。

陳 : 冇 錯 ! 我 係 睇 晒 佢 唔 同 ( 生 產 ) 過 程 , 係 咪 可 以 符 合 有 機 標 準 要 求 。

2


zoom

楊 : 最 近 消 委 會 調 查 過 一 藍 莓 產 品 , 之 後 批 評 藍 莓 欠 缺 科 學 證 據 證 明 可 以 令 人 明 目 、 健 康 , 咁 一 向 聲 稱 健 康 同 環 保 有 機 食 物 , 又 有 冇 確 實 科 學 證 據 支 持 呢 ?


zoom

高 : 英 國 食 物 標 準 局 曾 表 示 過 , 冇 證 據 顯 示 有 機 食 物 比 一 般 食 物 更 有 營 養 同 更 安 全 , 美 國 農 業 部 亦 有 類 似 講 法 。 英 國 環 境 、 食 品 及 農 村 事 務 部 ( DEFRA ) 06 年 底 研 究 , 亦 指 唔 係 樣 樣 有 機 食 品 都 一 定 係 環 保


zoom

 

嘉 賓 袁 彌 明 : 我 相 信 有 好 多 有 機 食 物 , 由 於 種 植 時 間 比 較 長 , 所 以 用 多 土 地 同 能 源 都 係 可 以 理 解 。

陳 : 我 覺 得 每 一 個 聲 稱 都 要 負 責 任 , ?? 家 缺 乏 一 個 有 權 威 性 報 告 去 話 有 機 菜 比 較 有 營 養 而 令 大 家 健 康 … … 我 覺 得 最 緊 要 係 ( 消 費 者 ) 知 得 清 楚

3

台獨勢力的香港助選團

台灣舉行立委選舉,在選舉拉票的過程之中,剛剛被告知可以在回歸二十年後普選「地區行政長官」的香港,成為台獨勢力的拉票工具。
台灣人心思變,台灣人漸漸看到民進黨只擅長製造對立,透過分化台灣人來拉票。民主的可愛之處是,選民可用手上的選票換走管治不力的執政者,在經濟上政績欠奉的民進黨自然首當其衝。
為了拉票,惟有繼續轉移視線。民進黨最新的分化工具,便是香港。陳水扁在立委選舉時表示,香港要等二○一七年才有機會普選,立法會的選舉要等多久,沒有人知道,香港回歸中國要等二十年才能普選特首,所以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要珍惜得來非常不易的民主成果。
本來,台灣的民進黨,因為陳水扁政府管治不力,氣勢不僅大不如前,更是奄奄一息,偏偏香港的民主發展一直遭到個別政黨的阻撓,未能真正「循序漸進」的發展,加上最近人大否決二○一二年雙普選,只「可以」在二○一七年才普選特首,如此一來,香港日後便可以成為台獨勢力的拉票工具,指香港一國兩制這個「示範單位」,要等二十年才可以普選,令台獨、拒共的政黨仍然有市場。
究竟是誰在香港為台獨分子提供「政治營養」,令他們可以繼續生存?答案不止一個,但肯定和香港的一些自稱「愛國」的政黨有關。
香港一些政黨,自稱「愛國」,一直阻礙香港的民主發展。最典型的做法,便是不斷轉軚:以前說過支持○七○八雙普選,到後來「有誠信」地推翻自己的決定。可以說,香港的民主發展一直停滯不前,這一幫人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同一時間,這些團體,經常以「港獨」為名,離間香港和中央的關係。要知道,要是香港的主流意見得到中央信任,中央也就再不用找來這幫人來代中央在香港辦事。香港和中央的關係越壞,這些團體越有生存空間。
為了令他們的地位得以保存,他們惟有離間香港和中央的關係,也直接令香港的民主發展一直拖延。可是,香港民主發展受阻,也為台獨勢力找到了拉票的藉口,舉出香港回歸後要等足二十年,才「可以」有普選,為台灣人製造恐慌,令台獨、拒共之流仍然有存在價值。
可以說,阻礙香港民主發展的政黨,便是台獨勢力的拉票之源,台獨分子即使執政能力再差,也因為香港這「例子」的民主發展遭到人為拖延,仍可繼續生存。
將來台獨分子在選舉後謝票,真正要多謝的,恐怕是在對岸的香港,因為這個自稱親中的政黨,才是台獨分子的助選團。

 

一 些 拖 延 香 港 民 主 發 展 的 政 黨 , 成 為 台 獨 、 拒 共 政 黨 的 拉 票 機 器 。
設 計 圖 片

好圖不妨一睇再睇:

高明輝

爭取民主 繼續遊行

如果你曾經出席任何一屆的7.1遊行,或任何以民主為主題的遊行,明天的遊行更應出席。
去年年尾,人大回應曾特首的政改方案,指二○一七年「可以」先行普選行政長官,但功能組別則要待二○二○年後才決定。且別談那一句「可以」是不是暗藏玄機,也暫不談會否在提名特首的細節上出問題,就當二○一七年香港人可以普選行政長官,身為香港人,包括特首曾蔭權,得到了這樣的答案,也不應就此放慢腳步,應該繼續爭取。
說到底,要推動真正的民主,除了繼續爭取盡快落實雙普選之外,市民可要求的,及政府可以做的,其實倒也不少。
舉個例,人大說的二○二○年前不可以減少立法會功能組別的比例。特區政府要做的,是盡量爭取把功能組別的選民人數擴大。例如在教育界,教育影響深遠,要選出一個代表教育界的人選,實在不應如現在般,只有教職員可以參加投票,更應擴大選民至家長及年滿十八歲的學生,選出來的那位立法會議員,才可以真正反映教育界的實際情況。
又例如資訊科技界,現今互聯網的科技之下,人人都可以參與資訊科技,選民的範圍,也應包括香港所有互聯網使用者。其他的界別,實在也應循這個方向去增加選民人數。
政府要做的,還包括取消區議會委任制,至少在區的層面上,做到全民直選。雖然區議會的影響力跟立法會及行政長官差得遠,但全面直選區議員的象徵意義大,讓市民在地區上感受到直選的重要,引起更多市民關注,然後繼續爭取立法會及行政長官的全面直選。
所有曾經出席過任何爭取雙普選的市民,當年上街,自然是因為大家真心相信民主是普世價值觀,是我們的天賦權利,也是令香港得以繼續發展的重要基石。到今天,雖然仍未有雙普選,但既然已經漸漸接近目標,得出一個可見的時間表,曾經上街的你,更應該在此時繼續爭取。
當然,即使你從未參與任何遊行,但只要相信民主是普世價值,是「大多數」的一群人之一,也應該上街,表達自己的立場,給予政府力量去在不同的層面上爭取民主。
明天的遊行,重點不在於人數,而是在於顯示香港人追求民主的決心,繼續讓世人得知香港人繼續爭取雙普選的決心。明天見。

高明輝

藉聖誕Sell普選

又到聖誕,忽然想到著名小說家狄更斯的著作《聖誕歌頌》,當中的情節,特別是精靈推銷的手法,對香港的民主發展,倒也有點發。
故事講述主角史古基,對人刻薄,一直不理會身邊家人朋友的勸喻,成為了一個不受歡迎的人物。在聖誕夜,三位聖誕精靈到訪,希望他悔悟以往的行為,威迫利誘他改過自新。
第一位精靈叫做「過去」。精靈向史古基展示,他過去所做的一切,令愛人離去,失去至愛後,史古基要孤獨地生活。精靈希望藉此令史古基為過去所做的事情而後悔。
第二位精靈叫做「現在」。精靈告訴史古基,下屬並不尊重他。更甚的,當史古基的名字在言談間出現時,往後的五分鐘,氣氛都會變得死寂。「現在」精靈藉此表示現在的他是如何不受認同。
第三位精靈叫做「將來」。精靈令他看到自己會孤獨死去,死後也得不到人尊重。但精靈卻暗示結果可以改變,只要史古基改過。「將來」精靈在絕望中為他帶來希望。
故事結局是,史古基變回一個仁慈的人,得到身邊不少人讚賞。足見精靈用這個方法來推銷,產生作用,最終達到目的,令史古基改過。如此推銷手法,實在值得泛民參考,如故事情節一樣,以過去、現在與未來作為賣點,向市民及政府推銷盡早落實雙普選的重要性。
過去,政府一直以不同的理由,拖延香港民主發展。沒有民主,不可以趕不適合的人下台,也不能限制政府的權力。儲起來的不滿,影響之大,有如○二年董特首在一片喝倒采之下連任,市民無法換走;同時,不能藉民主限制政府權力,引來的便是二十三條立法。沒有民主,政府可以不依民意施政。
今天呢?臨近聖誕,政府終於肯承認香港大多數人支持落實普選。不過,報告在枝節上和市民糾纏,例如玩玩文字遊戲,引導大家在「過半數」和「大多數」上打轉。如此做法,令人覺得政府在拖延時間。有市民更直言,要是政府的真正目的是把落實雙普選無限期拖延,倒不如現在說個清楚,香港不會有普選,不要給予市民假希望。足見這份政改報告未能得到港人認同,除非政府白紙黑字的表明何時落實雙普選。
將來呢?可以務實一點,指出政制畸形,一日不落實雙普選,困局打不開,無法有效的限制政府權力,再有另一個董建華上台而無法換走,市民可能要再次面臨「建華之亂」,損失的更多。要改變這個結局的話,做法便是早日落實雙普選,避免歷史重演。

主動說香港人心聲

估計人大常委今年底便會就201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作出決議,隨之便是立法程序的開始,而這場硬仗,不但關乎了香港未來十年,甚至更長遠的民主發展路向,有心爭取民主的朋友肩上責任的沉重前所未見,所以更易令人覺得舉步維艱。《蘋果批》的幾個作者,昨天就如何打破當下的民主進程僵局,來了一次角色扮演討論。模擬會議的詳細內容,恕我不可以在這裡詳細披露;不過,當中的幾個結論,值得跟各位讀者分享。
(一)時間表和路線圖,是二而為一,絕對不可以因為前者,放棄對後者的一些堅持。始終香港人爭取的是真正符合民主原則的雙普選。要是為了表面上盡早落實普選,讓細節中的魔鬼長遠地肆虐,是因小失大;所以一切的討論,必須以終極民主方案為大前提︰由立法會最終的組成結構及提案權、如何完全廢除功能組別,到行政長官最終的選舉及提名方法、選委會的組成,甚至連地區行政的架構及權力下放等,香港人都要有清晰明確地表達立場,至於何時最終落實所有改革的時間表,則應以這些改革的路線圖為藍本推演討論。
(二)趁中央還未就2012及2017年的選舉模式提出決議,香港人現階段惟一可做的就是反守為攻,在輿論上取回主動權,就各項議題引發深入討論,並清楚表明香港人在終極民主方案的立場。具體的訊息策略,講求的是內容充實。過往,民主派喜人多勢眾的公眾展示行動,以量化的人數多寡來做成輿論壓力;今次,香港人要動員的社會資本,是在不同範疇的意見代表;情況就有如03年,先由輿論和辯論帶頭,最終帶動群眾。先後緩急,不可倒置。
(三)另一個要處理的問題,是香港人向中央表達意願的途徑。事實上,民主派直接跟中央展開溝通,最大的阻力,並非來自北京,而是來自西環,甚至是上亞厘畢道。所以,跳出這個框框,就不得不從另類途徑著手,但也難免會牽涉到香港以外的其他人。英、美、加、澳甚至歐盟等地,雖然可能找到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朋友,但是這既不合乎大陸的政治文化,更會觸動極端保守勢力的情緒。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要從現在開始,傳達一個核心訊息︰香港人所爭取的,根本沒有甚麼不愛國,反而是從中作梗的小人不斷離間香港及中央的互信,來換取他們繼續在政治上得到特殊的待遇,而他們的挑撥離間才是破壞香港社會和諧,破壞中央和香港互信的元兇。
各位要是有甚麼新意念,歡迎電郵至pie@appledaily.com和我們分享。

李兆富

政制發展的語言陷阱

上周六,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表示,未聽聞中央會否決2012年雙普選。當然,李剛沒有聽聞的,不代表不會發生。
另一邊廂,親北京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卻率先放風聲,表示不遲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模式是最可行的,2012年則機會不大。真正的官方立場,既確認社會有過半數市民支持2012年雙普選,但又提出不遲於2017年落實,則有更大機會被所有市民接納。甚至乎在剛結束的立法會補選中,幾乎所有候選人都一致支持2012普選──當然在內容細節上,可以有差天共地的意義。
客觀事實是,不但2012年落實普選有共識;在04年之前,普選時間表的共識是07和08年分別落實雙普選。
不過仔細拆解官方的說法︰「不遲於2017年落實,則有更大機會被所有市民接納。」共識前提,竟然變成了「所有市民接納」的極高門檻。這個重大的偷換,又豈會是出於簡單的無心之失?
另一個概念偷換,是所謂的先易後難。落實雙普選,難和易,本來是主觀問題。不過,政制發展綠皮書中已經將立法會普選定性為難,普選行政長官,就叫做易。這個佈局的潛台詞,就是香港社會上有很多很多的功能組別既得利益者,不會輕易放棄他們的議席;然而,難和易的界定,變相也合理化功能組別的繼續存在,比以往所謂的均衡參與論高明得多了;更重要是,這個說法將香港民主進程停滯不前的原因,由北京轉移到香港本身──也就是說,部份香港人自己抗拒全面普選,又或者放棄爭取落實普選,所以責任不在北京。
不過,今次的報告書,最可怕的假象,是叫人以為放棄2012年雙普選,2017年或許會有些得著。
可是,要是在年底,人大常委只概括地回應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的問題,香港人就只可以被動地選擇接受,又或者是繼續等待,直到局勢再出現轉機。
站在香港人的一方,整個討論的盲點,在於以為時間會自然帶來轉變──無論是北京的取態抑或香港既得利益者的立場。可是客觀地分析,只要沒有突破性的發展,2017年,甚至2022年,抗拒落實普選的,手上仍然有同一套理據去忤逆民意和常識。
表面看,泛民主派似是被夾在兩面不討好的窘境︰要是妥協,接受以2017或以後達致終極民主,則怕有朝一日北京或特區政府改變,後悔莫及;但是堅持原則爭取2012年雙普選,抗衡各種精心設計的拖延藉口,又怕被標籤成不理性和偏執。要突破這個兩難,泛民主派必須跳出由北京和特區政府訂下的框架,而且從更宏觀的角度看,泛民還有許多社會資本未被充份發揮,至於具體的方略,明天續談。

李兆富

順嫂教路

昨天,曾特首推政改方案,高調承認香港大多數市民支持普選。記得曾特首曾承諾推動普選,要是任內民主進程毫無寸進,將會打擊其信譽,影響施政,餘下的任期也難以「做好呢份工」。
對泛民來說,也同樣重要。要知道,泛民於○五年否決政改,仍有時間可拖。今次對方開價最遲二○一七,一旦再度否決,極有可能又拖後五年,甚至「不遲於」二○二七,落實民主越拖越遲,對泛民毫無益處。
泛民面對政改方案,猶如一場討價還價戰,雙方都想促成交易,但又不願讓步。剛巧,昨天路經牛頭角時,遇上精於講價的順嫂,便請教她泛民應如何講這場「民主價」。
我:「政府說立法會內不過半數,把責任推給一直拖延的政黨,指的自然是民建聯和自由黨,應怎麼辦?」
順嫂:「這種做法在街市見得多。老闆總喜歡說『我肯,我夥計都唔肯減啦』,將責任推給夥計。這時,你惟有迫那位夥計,問他為何不願減,不斷煩他,煩得夥計也不知如何是好,老闆也自然要出來打圓場。」
我:「即是說,泛民要促使(pressfor)民建聯和自由黨如實反映民意,表態支持二○一二落實普選,否則日夜在其辦公室門外反覆要求(pressfor)。可是,要是曾特首推卸到大股東──即中央──不願在二○一二年落實,要推遲至一七,又怎麼辦?」
順嫂:「這就是一人讓一步的道理。老闆出面,說給你面子,但要明天才有貨。你可以讓他一步,然後再還價,就像平日我到街市買生果,見沒有議價餘地,便要他送其他的,沒有橙,也要其他菠蘿西瓜蘋果,總之有幾多拿幾多,要做到買一袋拎四袋走。」
我:「即是說要推遲至二○一七,便要向他們取點「政治利息」。例如要求取消區議會委任。又例如,功能組別講明不可以取消,但可以打細節,逐漸減少功能組別以換直選議席,還要講明取消功能組別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有幾多換幾多,還有……」
順嫂:「差不多了,總之要煩、煩、煩。談送貨時間時,追問他何時辦到,20:12辦不到?點解?再還價,拿多點好處,然後再說最遲也要白紙黑字寫明20:17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