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減稅

「減薪論」伸延政府難度高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早前在一個公開場合上表示,僱主和僱員可商量減薪一半,度過難關。言論一出隨即被各界批評。不過,市民是政府的老闆,其實劉吳惠蘭局長的一番話,應伸延至政府上。
要記著,整個政府「減薪一半」,不是指公務員減薪一半,而是整個政府的收入(稅)減一半。到底政府這個打工仔有沒有能力減稅一半,能否「強而有力干預」政府浪費,看看最近的幾個政府舉動,似乎可略知一二……

撰文:高明輝

外傭稅

撤銷外傭稅,明明可以大條道理,一來再培訓局水浸,反而把錢拿去「再培訓」十五歲以上的青少年,讓人看到再培訓局浪費的本質;二來,外傭稅本身有嚴重歧視外來工人的性質,政府要反歧視,只要取消外傭稅,就可以向反歧視的偉大理想跨進一大步。
明明政府可以出師有名,偏偏,政府只願「讓步」暫停五年,連取消一個不公義的稅項,做起來都軟手軟腳,要政府瘦身一半,更難過登天。

膠袋稅

膠袋稅最叫人看不過眼的是,政府為了安撫一些綠色分子的情緒,在這個事事講求慳錢的時候,反行其道抽稅,不是金額的問題,而是腦筋有問題。
另外,政府立法膠袋稅,05年政府委託顧問公司做的一份只有英文版本、名為「評估塑膠購物袋徵費措施的好處和影響」的研究報告,舉出台灣、愛爾蘭等地,推行膠袋稅後浪費更多物料、更不環保的實例,該報告結論寫明反對實施膠袋稅,但這份報告的結論極少、甚至從沒有被政府有關人士提及。推行政策,連自己委託的調查報告也完全不提及,連誠信也有問題。

公共開支

經濟氣氛一轉差,政府馬上想做大花筒。原先的十大基建,共2,500億元,要加快興建。一些沒有急切,甚至沒有用的,包括14億元的啟德興建中央水冷系統……仍會繼續。還有最近加開政府職位一萬個,還有那可能出現的「燒廢券」的70億。還有今年會出現赤字……

留言

讀者大大先生:
香港政府高官只識坐在25.5℃的冷氣辦公室諗出勞民傷財的表面環保工夫,又可以四圍大大聲講我哋政府幾環保。
zoom

政府面對金融海嘯,章法大亂,一方面胡亂加開支,另一方面對稅收又企硬,甚至會出現加稅壓力,也很難怪「減薪論」一出,唔少人都叫局長們先減薪,至少可以出番啖氣。

希望財爺收回說話

今年的財政盈餘,似乎隨著日子越近,估計的數字越大。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示,盈餘比原定估計的二百五十億元多。究竟會超出預計多少?有指今個財政年度錄得超過一千億元的盈餘,成為歷年紀錄。
要是今個年度的財政預算,公佈之時,盈餘真的超過一千億,政府足足低估了四倍。財政盈餘超標,好應考慮長遠的手段去還富於民,畢竟,政府的錢來自市民,用不完的,好應該還給市民。
事實上,政府低估稅收,並不是新鮮事物。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當時的財政司克拉克(ArthurClarke)提出,香港的公共財政傾向低估稅收。理由是,香港的經濟發展往往超出了政府的估計,所以經常帶來額外稅收。也就是說,香港市民的創富能力,往往遠超政府的想像。
要是市民的創富能力能充份發揮起來,令收入增加,連帶政府的稅收也可上升,政府財政健康,就算將來的財政預算估錯,也是估計少了,是個Happyproblem。政府如今有巨額盈餘,要做的,自然是應有效運用手上的資源,去激發市民的創富能力。

要真正激發市民的創富能力,莫過於藏富於民,讓市民盡量發揮創造新機,透過不同的方法,例如重返校園進修,又例如創業,又或者是四處遊歷尋找新機會,藉此改進生活。要市民作出如此重大的投資,大前提是要有一個可預見的前景。
偶爾一次性的退稅,無助政府抗拒浪費,儲備過多,也會引來其他民粹聲音伸手分一把。一次性的退稅,最終只會讓市民覺得,政府沒有下決心減少浪費,如果未來收得比今天少,有可能會提高稅率,又或是會開徵如銷售稅等新稅。這可說是政府自製不明朗前景,結果反而令市民害怕將來政府會多收稅,妨礙創富精神的發揮,到頭來稅收減少,政府當初收入下降的預言成為自我證實的預言。
如此情節,最近政府也似在上演。曾司長表示,因為盈餘增加不會每年出現,因此政府在運用盈餘時會考慮一次性措施。一次性的退稅,未能讓市民的創富意欲盡情發揮,也無助減少政府浪費。
說到底,藏富於民的精髓,就是讓市民盡量發揮創造新機。在公共理財上,讓市民的潛能盡情釋放出來,而且在稅務政策上體現出這種精神,執行起上來,也就是減稅,藏富於民的同時,也令市民切身感受到政府會減低開支,珍惜手上的每分每毫,不會在將來用不同形式的藉口,來向市民抽更多的稅。
希望曾司長說的一次性,不是指退稅。

高明輝

減稅碎談

最近關於財政儲備的議題再度被炒起。最新一輪,是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也來加一把嘴,表示「還富於民是天公地道」,支持減稅。
這句話應不應說?
任總身為香港的「中央銀行行長」*,首要任務是捍衞聯繫匯率,次要任務仍是捍衞聯繫匯率;至於捍衞港元的購買力,我們是外判了給美國聯儲局。所以,任何有關貨幣政策的言論,以任總的身份來發表,大家都知道是說說矣;要是無關貨幣政策的言論,說了可能影響港元信心,最佳的做法,理應是可免則免,少說為妙。
之不過,照任總的意思,是減稅不會影響到貨幣政策,證明政府已經有足夠條件,作全面減稅,嚴格來說,技術上確是全對。
不論市道如何,政府也應該減稅。市道好,人工利潤賣地等各項收入上升,政府有盈餘,自然應該還富於民,和市民分享經濟成果。畢竟稅收其實是來自市民,政府有多餘的便應還給市民。政府說本年度會有盈餘,而且比去年還要多,估計會有五百億元,更加應該還富於民。
要是市道轉差,市民的收入減少,更應減稅,讓市民得以喘息,省下不用交稅的部份,有條件拿來消費,讓市民可以在市道差的時候過較為舒適的生活,同時也藉消費帶旺市道,令其他人也得以受惠。
更重要的是,減稅是最有效控制政府開支的辦法。政府減了稅,預期的收入,理論上會減少,政府要面對收入下降,唯一的辦法,便是減少無謂的政府開支,藉此減少浪費。開支受到控制,政府也再沒有藉口要求加稅,將來打市民荷包主意的機會,也就因此減低,循環之下,也就更有條件在將來作進一步的減稅。
當然,也有一說指,減稅只是減稅率,不等於稅收會減少,反而稅率下降,吸引市民消費投資,令經濟向好,到頭來稅收增加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箇中道理,就如公司大減價一樣,減價只是為了吸引更多生意,最終收入不跌反升。要是這樣,香港人主觀的負擔輕了,政府的庫房客觀地也壯大了,就算有增加開支的空間,也是happyproblem。
不過,最危險的是,減稅的同時,政府抵受不了民粹政客的要求,把持不定,增加福利開支。稅率減是減了,但開支卻同時增加。要是過幾年後政府收入減少,隨時有機會再次向市民開刀,要求加稅起來,再度打市民荷包的主意。
話說回頭,政府要用來應急的也不用多,因為本年二月財政預算案時,當時的財政司司長唐英年表示,儲備水平已達十九個月開支水平,財政儲備毋須不斷增加。試想香港的情況要有多壞,才要用盡十九個月的儲備,《蘋果批》膽敢說句,要是到了那種境況,再多的錢也救不了,說不定到時還會被人咒罵︰「儲埋咁多把X咩!」
*嚴格來說,金管局又不是中央銀行。

高明輝

香港新方向:減稅

施政報告昨天出爐,最大喜事,自然是宣佈減稅。
有盈餘,選擇減稅而不是退稅,是件值得讚賞的事,而且曾特首還表示會考慮進一步寬減利得稅。且不談「進一步寬減利得稅」會不會真正落實,還是漸漸不談最後變成「唔講等於唔存在」,減稅,證明政府有決心減低官僚浪費,對於長遠瘦身的效果來說,是較佳的選擇。
減稅還是值得一讚,但有人說,減稅是派糖,會令政府的收入每年會減少約五十億元。稅收,明明是你的錢,收少你一點,你會不會說是派糖?來個牽強點的比喻,強迫金管理費下調,你會不會說是迫金公司派糖?減稅的正確解讀是:「政府從市民荷包少拿若干億。」減稅不是不收,只是收順一點。認為減稅等於派糖、令政府少收若干億的人,或多或少有點被虐心態。
說起派糖,今年施政報告引入老人醫療券。初時一般估計政府會多派生果金,結果雖然還是派給老人,但有指定用途,要用在醫療上,可用於西醫、中醫、專職醫療或牙醫等服務上。但每人只得二百五十元,與其說是派糖,倒不如說是個實驗,但究竟是要做個怎樣的實驗?是用來研究全面實行醫療券的可行性?還是純粹減低公公婆婆們排隊看街症的時間?
《蘋果批》猜想,如果這真是個實驗,目的該是要看看私人醫療市場可以為政府分擔多少。要是醫療券效果好,較為理想的做法,是將一般如傷風感冒般的輕症,政府以醫療券的方式資助市民,政府減少自己大搞這層面的醫療基建,提升效率之餘,也教早年被誤導入讀中醫的畢業生,可以和西醫競爭起來。而較重的病症,還是交由醫管局處理。但事實為何,還要看醫療融資計劃最終如何落實。
至於教育,政府推行小班教學。小班教學,要讚的,是曾特首明白,一刀切的小班教學會令不少學校學額供不應求,對學生百害而無一利,結果只會令欠缺競爭力的教育既得利益者得益。但既然明白,為何不再向前踏一步,將選擇權還給家長,官僚不再多管閒事,減少毛手毛腳?如此做法,比這現行方法更具彈性得多。
政府施政,錢要小心用,有盈餘,扣去必須的開支後,應以減稅的形式還富於民,共享經濟成果。減稅也是最有效控制政府開支的方法,證明政府有減低浪費的勇氣。曾特首連施政報告也談減稅,份屬難得,值得《蘋果批》為政府打打氣。

高明輝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財政預算出爐,還富於民,揀減稅而非退稅,值得大力鼓掌。

是讚賞的鼓掌,不是多謝的鼓掌。市道轉好,返回財赤前的稅率,自是理所當然。減稅比退稅長遠,有助政府對抗暴食暴肥的誘惑,於瘦身來說,是較佳選擇。做得對,要讚,但說到底是市民夾出來的錢,甚麼「此舉會令政府收入將減少X億」,略嫌委屈,通通改成「政府將從市民口袋少拿X億」,才是準確。

輪到問題。第一,花兩億在政府場地搞免費WiFi流動上網。趕潮流本身沒有問題,但要看成效。資助上網,可以政府自己鋪,也可以撥錢資助,任市民選擇幫襯哪一家電訊商。政府選了甚麼?當然是繼續貫徹「屋要自己起、校要自己辦」的插手精神,自己鋪。

問題是,流動上網有多種技術。電訊商押注各有不同,有的押3G,有的押WiFi,有的押其他。要是市民拿着資助自己選,隨時換車,損失的只是預了承擔賭博風險而押輸的私營電訊商。現在政府押注落WiFi,一旦押錯,則會浪費公帑。

再者,現時在政府場地能不能流動上網?當然能,至少3G可以。換言之,設備早已齊全,只是流動上網的好處未足以令市民付費使用。就算資助,也不見得要政府出錢再裝設備,是兩回事。裝WiFi有如在政府場地加鋪另一個手機網絡般浪費,已鋪好的,又何需重叠建設?

第二是三億元的電影業基金。大家都知道,電影業的情況,不是錢的問題。當年香港是華人社會中最開放自由的地方,比起大陸、台灣、新加坡、甚至非華區的南韓要贏成條街,搞娛樂甚具優勢。今非昔比,要是拋兩三個億出來就有救,一早就翻了身。不要見岳少做娛樂大亨又跟,人家輸得起,市民的錢,抱歉,不是用來賭的。與其說政府要振興業界,倒不如說是慷市民之慨來送個示好禮物,更為貼切。

三億禮金買人心,在全盤數來說,不算是大數,但問題是開了此一「先河」,則其他的夕陽工業,紛紛攤大手板,有如往時在羅湖橋上一時心軟,遞了錢給小乞,即引來四方八面大批湧至,甲要搞個唱片業基金,乙要搞個報紙業基金,丙又爭取搞個打小人業基金,小數怕長計,到時有排頭痕。

題外話,看着小冊子的封面插畫,發現原來唐唐政治敏感度不低。你看右手邊的一對新婚夫婦,沒有甚麼特別吧。且慢,精釆處是對上公仔,似足一對手牽手的避孕套狀手瓜起『月展』肌肉雙雄,給下面的異性搭檔來平衡一下,持平如斯,盲光社應該收貨,廣管局也不會強烈勸喻。唐唐真識做!pie@appledaily.com

 

●新 婚 夫 婦 配 肌 肉 雙 雄 , 認 真 持 平 。

宋漢生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勿 讓 孫 燕 姿 事 件 再 發 生
 
孫 燕 姿 拉 大 隊 往 開 羅 拍 外 景 , 人 生 路 不 熟 , 聘 了 個 嚮 導 帶 路 , 豈 料 遇 人 不 淑 , 嚮 導 見 孫 大 隊 珠 光 寶 氣 , 起 了 貪 念 , 鋌 而 走 險 , 拔 支 槍 出 來 搶 錢 強 碌 卡 。 小 天 后 遇 險 , 我 見 猶 憐 , 也 教 高 明 輝 等 忠 實 粉 絲 抹 一 把 汗 。
其 實 類 似 的 事 件 , 早 前 特 區 也 發 生 過 一 次 。 市 民 聘 公 僕 辦 公 家 的 事 , 即 如 請 菲 傭 處 理 家 務 , Marian 的 工 作 , 只 限 於 get this job done 而 已 。 話 說 早 前 市 道 轉 好 , 市 民 口 袋 多 了 幾 分 錢 , 政 府 見 獵 心 喜 , 想 借 機 加 開 銷 售 稅 , 立 法 搶 錢 。 猶 幸 市 民 面 對 強 暴 , 勇 敢 地 大 嗌 「 唔 好 」 , 嚇 退 了 政 府 , 才 安 然 避 開 這 一 劫 。
民 意 很 清 晰 , 市 況 改 善 , 政 府 不 應 乘 機 打 劫 。 相 反 , 當 庫 房 大 有 進 賬 的 時 候 , 應 當 還 富 於 民 。 說 到 底 , 庫 房 裡 的 是 大 家 夾 的 錢 , 年 費 收 多 了 , 退 還 自 是 理 所 當 然 。
還 富 於 民 是 要 做 的 了 , 但 怎 個 還 法 ? 直 接 的 方 法 , 是 回 水 。 回 水 有 兩 種 , 一 是 退 稅 , 一 是 減 稅 。 分 別 是 , 退 是 一 次 性 的 , 有 如 公 司 生 意 好 , 老 闆 出 花 紅 。 減 呢 , 則 是 長 遠 的 , 有 如 加 人 工 。 當 然 , 對 政 府 來 說 , 一 次 退 , 勝 過 長 遠 減 , 事 關 未 來 從 市 民 口 袋 拿 的 金 額 , 會 較 有 保 障 。
有 人 說 , 退 稅 較 佳 , 因 為 政 府 的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減 了 以 後 , 民 意 所 至 , 不 容 易 加 上 去 , 要 是 市 道 轉 弱 , 政 府 會 乾 塘 。 但 其 實 正 正 是 因 為 易 減 難 加 , 才 應 該 減 稅 。 事 關 還 富 除 了 歸 還 多 收 的 會 費 以 外 , 還 有 另 一 層 意 義 。 要 知 九 七 前 後 , 政 府 大 幅 增 磅 , 吃 大 了 , 減 也 減 不 來 。 直 到 蕭 條 多 年 以 後 , 才 頂 不 住 決 定 縮 班 瘦 身 。
又 是 孫 柏 文 那 一 句 , 瘦 身 一 事 , 易 過 登 天 , 但 難 過 戒 煙 , 意 志 稍 欠 堅 定 , 則 前 功 盡 廢 之 餘 還 隨 時 變 本 加 厲 。 政 府 見 市 道 轉 好 , 忍 不 住 又 想 大 吃 一 番 , 屢 試 不 爽 , 屬 人 之 常 情 , 試 過 減 磅 的 人 心裡  明 白 , 怪 不 得 政 府 。 相 反 大 家 在 「 艱 難 時 期 」 , 交 出 包 容 之 愛 心 , 伸 出 關 懷 之 手 , 扶 政 府 一 把 。 即 有 如 你 明 知 死 黨 正 在 減 磅 , 相 約 吃 飯 時 你 也 會 捱 義 氣 叫 少 一 點 , 至 少 不 會 一 邊 大 吃 一 邊 直 豎 拇 指 這 般 人 渣 吧 !
單 是 退 稅 , 無 助 增 進 政 府 瘦 身 的 決 心 。 惟 有 減 稅 , 才 會 激 發 政 府 想 辦 法 不 斷 求 進 , 長 遠 節 流 。 沒 錯 , 庫 房 收 入 有 上 有 落 , 但 放 心 , 政 府 永 遠 有 權 合 法 地 從 你 口 袋 拿 錢 , 不 會 餓 死 , 就 算 前 幾 年 低 迷 時 , 財 政 赤 字 , 政 府 要 加 稅 , 市 民 還 是 會 夾 。 與 其 擔 心 政 府 未 來 可 能 有 財 困 , 而 多 給 幾 個 錢 傍 身 , 倒 不 如 激 勵 政 府 以 節 流 來 準 備 未 來 的 逆 境 , 才 是 好 姊 姊 的 所 為 。
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香港,有女初長成

 香港人跟政府的關係,就像父母跟女兒的關係一樣。政府就像所有香港人的女兒,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從前女兒要做甚麼,作為父母的香港人都會千依百順。這個女兒也生得甚為標緻,所以香港人作為父母的也覺得非常自豪。回歸之後,香港女兒也踏入青春期,不但對父母不再親近,亦變成愈來愈反叛。雖然這個女兒覺得自己長大了,對自己有着無窮無盡的自信心,甚麼事情都想試試,也經常闖出禍來。做父母的對這個女兒的感覺由自豪變為憂心,由高興變成煩厭。香港人作為這個反叛青年的父母,只要女兒不再製造麻煩,就已經覺得非常心安。

究竟這個青春期的女兒做了些甚麼,令這一群香港父母覺得煩厭呢?女兒因為花費大了,對父母要求的零用錢也一直增加。其實父母不知道女兒將錢花在甚麼地方,亦不知道如果拒絕增加女兒的花費會有甚麼後果,但怕一旦滿足不了女兒的需要會令她誤入歧途,逼不得以之下也只好乖乖地將血汗錢付上。其實父母因為經濟不景已所餘無幾,女兒不單是心理上的負擔,也是實實在在的財政壓力。

女兒家踏入青春期,也想有一點代表自己個性的行為打扮。起初女兒也只不過是化妝塗口紅,但有一次女兒的成績表操行一欄被班主任填上︰「行為乖僻」,對父母實在有如晴天霹靂,過去他們只不過覺得女兒有點反叛,但總想不到這次連班主任也認為事態不尋常。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日,特區政府宣布八萬五政策,對香港父母來說就是班主任說的行為乖僻。之後女兒誤交損友、成績每況愈下、流連網吧、花大量金錢買迪士尼卡通玩偶……雖然父母知道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可惜偏偏女兒性格倔強,父母和老師的話又怎會聽得入耳呢?

也不知道是誰的影響力,女兒終於有點改過來的現象。有一天,女兒跟父母說︰「再不用給我這麼多的零用錢,我想過些有規律一點的生活!」昨日,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建議減稅,甚至清楚表明無意追求退稅的短暫一次過快慰。當然這個女兒還未真正長成,心態上仍然不願意對過往幾年的荒唐生活向父母道歉,但是看來香港女兒是開始懂性了。

香港的父母們啊!你們終於可以開始考慮你們的退休計劃。又或者過往幾年你們擔心這個女兒會再製造更多財政負擔,因而不敢豁出去創業,現在是時候認真去研究你們一直夢寐以求的種種大計!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去旅行散心,將心上的擔子放下一陣。

不過,香港女兒仍然要父母的關懷。如果香港父母見到這個女兒有甚麼走回頭路的迹象,就要好好坐下來跟她談談,也要緊記再多的零用錢也不會令一個誤入歧途的小女孩回心轉意。

孫柏文

減稅香港做得到

 現在香港政府的公共財政管理,就像一個完全沒有生活節制的人,有時暴飲暴食令到脂肪積聚,有時卻像一個落難王孫餓得營養不良。這種搖曳不定的公共財政,所引致的經濟動盪,不但嚴重影響市民對未來的觀感和預期,長遠更窒礙香港未來發展。人望高處是人進步的最大原動力,所以香港人都不斷找方法去改進自己的生活。有人會選擇重投校園進修,有人會選擇創業,有人會選擇擴闊視野四處遊歷……總之當中可能性無窮無盡,而種種的行為都是為了四個字──創造新機。投入資源創造新機以換取長遠的回報,大前提是未來要有一定的可預見性。當前景暗淡時,有誰會輕易作出長遠的決定呢?當未來愈不清晰,市民便愈傾向追求可見但短暫的快慰,放棄那長遠而未知的回報。

藏富於民哲學的精髓,就是讓市民盡量發揮創造新機。政府必須明白公共理財所追求的最高理想,是讓市民將心底裏最終極的能量釋放出來,而且在稅務政策上體現出這種精神。

偶爾一次性的退稅其實是本末倒置,就像一次過從一個過胖的身軀中將脂肪抽走。這種派糖收買人心的做法,沒有帶來長遠正面的訊息。相反當政府只願意退稅而抗拒永久性減稅,背後的意思其實是︰「今年的稅率比過去的低,但未來的稅率可能會比今天的高。」更重要一點的訊息就是,政府對未來沒有信心!

當政府對未來都沒有信心,市民也自然會害怕政府古靈精怪的政策會破壞他們創造出來的新機!這豈不是等於政府先創造了經濟滯礙的預言,然後用行動去將之實現出來?事實上,過去幾年香港政府經常呼籲「共渡時艱」,缺乏信心的表現其實也影響到經濟活動的水平。當政府政策令經濟活動水平變得難以捉摸的時候,政府又怎可以聲稱這樣的理財哲學是「穩健」呢?

抗拒永久性減稅,是因為害怕降低稅率會減低政府收入。這種思維背後是基於一個錯誤假設,就是以為市民不會因稅制而改變創造新機的行為。機會是要靠市民一手一腳在可預見的空間中創造出來。當經濟表現因市民捕捉了新機而躍升,其實是有可能在減稅率之下增收入。事實上,從八十年代英國和美國的經驗,證明了堅定永久的減稅行動,可永久性釋放出潛在的經濟進步動力,令政府財政更健康。

堅定永久性的減稅,代表政府有勇氣去承擔有紀律的公共財政管理,就像以前沒有生活節制暴肥暴瘦的人,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有紀律知自制的健康主義者。飄忽不定的一次性退稅,只不過說明政府完全沒有信心去不斷改進施政,因循過往那「傷身」的理財哲學。

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究竟甚麼人最需要堅定永久性減稅,去創造一個具遠見而且新機不斷的社會?答案就是︰最能受惠於新機者,就是年輕人。

 孫柏文
 

銷售稅是政治「雙料自殺」

「穩定政府收入」是一個聽來非常重要的任務,不是嗎?特區高官說政府收入不穩,便會帶來結構性財政漏洞,甚至令外國機構調低對香港評級。言下之意,再不開銷售稅,天便會塌下來。原本政府計劃在○九年落實開徵銷售稅,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將會在本周三交代有關詳情。

在行政霸道的現實下,政黨和壓力團體多數都只會在政府提出有具體方案時,才發力反對,但是對社會對銷售稅的反應就相對積極。

其實只要在網上搜尋器輸入「銷售稅」和「香港」兩個關鍵詞,就會發現大多數都是反對銷售稅的網站。好像除了一群會計師以及特區政府之外,香港沒有幾個人是支持銷售稅的。

銷售稅這種政治不正確的政策,只有在像新加坡那種極權家長式政府才可以順利推行。

加拿大保守黨在九十年代初執政時推出銷售稅來解決財赤。結果保守黨變成了過街老鼠,要十二年之後才能夠正式重新執政。

為甚麼政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究竟是特區高官對自己的政治手段過份高估,還是他們低估了香港人對銷售稅的抗拒?

當政府說要開徵銷售稅來「穩定政府收入」,其實背後的潛台詞就是︰「我們放棄了改善政府的營運效率,未來政府的開支只會愈來愈大,香港市民有責任共同分擔我們管理失敗的後遺症。」
政府提高營運效率,不等於要公務員工時更長。事實上公務員工時愈長,只不過反映了政府管理上的結構性問題。公營機構一出現問題無論前線員工和管理層只會想到不停做、做、做,鑽牛角尖的就抱怨市民要求更多,惟獨就是沒有人去想想出了甚麼問題。

香港人傳統特點是「精叻爽快有諗頭」,為甚麼就是公營機構沒有體現到這種香港人的靈活應變?問題就出在過去幾十年來,每逢公營機構出現管理問題,政府就條件反射式地投入更多資源來掩飾問題,其實變相形成了一種「鼓勵失敗」的官僚文化。與其說現在香港有結構性財赤,不如說政府有結構性管理失效問題。

歷史經驗說明有算高明的政治手腕,開徵銷售稅結果跟政治上的「雙料自殺」沒有分別。

銷售稅的本質就是劫貧濟富。銷售稅制愈成功,就代表愈多市民日常生活用品及消費會被徵稅,社會有可能不反彈嗎?政府對管理失效的問題視而不見,最終紙包不住火的時候,又會是誰的責任呢?高官不應再捨本逐末,先處理好政府的管理和服務定位,其他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