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特首「選」舉

泛 民 的 優 勢 不 是 公 投

特首選舉,毫無意外地由曾蔭權高票當選,同日較令人關注的議題是由泛民所舉行的全民投票,除了特首和普選議題外,該計劃把最低工資這一個較具爭議性的題目,一併放進公投之中。
支持最低工資,等於支持年輕人游手好閒,支持婦女不應生育,支持新移民領取綜援,因為法定最低工資令以上三類人士不能透過調低工資來投入勞動市場,而且脫離勞工行列越久,越難入行,亦增加了工人轉行的成本,婦女生育後也較難重投勞動市場。但問題不是應投支持或反對,重點是政策應否拿出來公投。
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皆由社運出身,受其左派思想影響,經常把爭取民主與爭取最低工資畫上等號,認為香港沒有雙普選,所以沒有最低工資,繼而以直接民主來取代現有的議會政治,希望藉公投來爭取最低工資。
現行已有議會制度,立法會議員的職責是代替選民去討論,並且投票決定政策應否落實。若每個富爭議的問題都由公投決定,是不是說,香港政府大可解散立法會,改行直接民主,所有政策都由公投結果去決定?
有論者指出,之所以要在香港就政策公投,是因為現在大部份直選的立法會議員都支持最低工資,但礙於立法會內有功能組別,阻礙了最低工資的立法。此一想法,無疑是把現今的政治形勢過於簡化,在有雙普選的情況下,誰能保證大部份直選議員都支持最低工資?就刻下泛民對最低工資取態而說「有雙普選便有最低工資」,只可算是個猜測,未必會是事實。
另一方面,支持公投論者認為,沒有最低工資的原因是香港沒有民主,所以應利用公投去決定此一政策。按此邏輯,若然支持最低工資的議員真的相信民主,那麼,他們應該做的,是先集中火力爭取雙普選,然後再透過直選,由選民選出標榜支持最低工資的議員,才是治本之法;而不是繞過議會制度,用公投來決定,因為他日若有親中團體舉行雙普選公投,結果是大比數反對雙普選,則泛民如何應對?
再說,現存制度,除了讓功能組別人士從中得益外,也令民粹議員有空間撈政治本錢,因為任何政策被否決了,可以推說是分組點票的錯;就算最終只見其害不見其利,民粹議員仍不用為其決定負責任,所以說此制度畸形,不只是單方面的小圈子得益。
香港民主派最成功的地方,在於把民主等同投票,以為只要有公投、少數服從多數便是民主。但卻忘了民主的重要原則,是令社會上所有成員都享有平等權利,即使是社會上的少數意見,也應該受到尊重,而不是所有問題都要非黑即白的利用公投來處理。
泛民主派最大的政治本錢,是其對雙普選的堅定態度,這亦正正是大多數香港市民一直對民主派不離不棄的原因。可是在03及04年7.1遊行之後,泛民成員將所有政治議題都和民主「綑綁」在一起,原先為了雙普選而支持民主派的市民,眼見民主派自我邊緣化,強行將其選定的一些政策加諸支持者身上,都使他們對支持泛民有所保留,令泛民和民眾越走越遠。
回顧兩次特首辯論,每一次談到普選,佔上風的必然是梁家傑。希望香港的民主派好好把握這個優勢,集中焦點於此,令香港民主發展能開花結果吧!

高明輝

沉 默 大 多 數 應 去 投 票

由泛民主派舉行的全民投票實踐計劃,將於三月二十五日,就三個議題讓市民投票。其中最令人關注的議題,自然是和特首小圈子選舉同步進行的「直選特首」。
是次民間自發的全民表決,很值得所有市民支持,特別是即使有雙普選也想投票予曾蔭權的市民,更加不應該以為只要等待小圈子選舉結束,自己心愛的候選人便會自動當選而甘心做沉默的大多數。
由梁家傑宣布參選至今,兩位候選人的宣傳口號、競選廣告、落區拉票以至本月舉行的兩場辯論會,皆和真正的普選無異,梁家傑先生最初參選要求的「特首選舉要有競爭」差一點就做到了,只是市民看到了所有的前奏,正進入高潮之際,卻沒有資格參與投票。
沒有普選,全港最失望的人,一定是曾蔭權,因為即使經歷了兩次公開辯論,不同的民意調查皆反映曾蔭權的支持度有所下降,但是曾蔭權的民望依然領先。按此民調結果推斷,在有普選的情況下,香港人的選擇理應和中央政府一致,最終會由曾蔭權當選特首。
可是受到小圈子選舉所限,縱使結果一樣,市民的真正意願根本無從表達。他日曾蔭權當選,明明是民望較佳的一個,也會被指為欽點特首,繼而失去本來應有的認受性,更遭到別有用心的政客藉此撈政治本錢。本來普選之下可產生的「務實理性、和諧包容」,也因為小圈子選舉而被摧毀了。
真正想支持曾蔭權當選的人士,不應該因為是次投票是由泛民主派舉行而杯葛,不應該因為知道曾蔭權會自動當選而愛理不理,反而為了支持曾蔭權的強政勵治,在所謂的「反對派」的公投中踴躍投票,令曾蔭權以高票數當選。
如此一來,既可以向中央證明,即使有普選,香港人也會和中央一樣「務實理性」,投票選出他們認為最適合的一位成為香港人的「打工仔」,也令外界得知,是次「全民直選」有廣大市民參與,是有代表性的,不是另類「小圈子」選舉,泛民日後舉辦的活動,必定會更加受重視。
在「直選」中投票支持曾蔭權,等於支持香港民主發展。曾蔭權如在民間的「全民直選」和八百人的小圈子選舉中皆能得勝,證明港人和中央一樣「理性務實」,使曾蔭權有更大「牙力」向中央爭取雙普選。
《蘋果批》在此賣一賣廣告,三月二十五日星期天,請抽空到各區票站投票,地點和詳情可於其網站查閱(http://www.civilreferendum.org)。總之,一字記之曰:投,希望在票站中能見到各位。

高明輝

如 果 徐 步 高 選 特 首

兩場特首「選」舉騷已經結束,選戰即將步入高潮;同一時間,另一單令人關注的殺警案死因聆訊亦逐漸接近真相,如果,只是如果,曾被稱為「魔警」的徐步高有份選特首,你猜,他會如何選好呢個官?

明左實右

徐步高一案,其中最大的疑團是,究竟他是用左手還是右手持槍的?槍殺巴籍護衞的男子是左手持槍的。有報道指徐步高原先是用右手的,後來有人認為,徐步高為了掩人耳目,苦練左手持槍。若按此左右張弓、明左實右的習慣,徐步高選特首,必定會向外界表示「我會放棄積極不干預」,以向外界表明,其實他可以很左的,但是又會擺出「小政府大市場」之類的較右口號,用來掩人耳目。到了真的上任之時,又會很「左」地大派福利,同時很「右」地減稅,忽左忽右,令人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立場。或者,他只是左擁右抱,希望最終可以在八百人小圈子選舉中買票。

屋企人唔知佢做乜

案件由始至終,徐步高的家人可能都是毫不知情的。假如最終證實徐步高要為案件負責,這是不是意味著,徐步高慣於在家中戴假面具,間中失蹤,只是務實工作的表現,以致家人都未能察覺任何異樣?倘按此假設劇情來發展,徐步高參選時極有可能會帶上「務實」的假面具,向香港人表示自己做了若干年「公務員」。為了強化自己「務實」的包裝,更會用「我會打好呢份工」來作競選口號,令全港市民都會覺得徐先生是很務實的,儘管除了幾句「人神共憤」之類的搶鏡說話外,香港人都記不起他有甚麼政績。

愛出風頭

從上電視節目《百萬富翁》,到以扶靈的造型參與7.1遊行,甚至僅花了13分鐘便成功橫渡水流湍急的黃河,徐步高很明顯是愛出風頭和挑戰自己的一類人,情況就如九七回歸之時,個別官員挑戰難度,希望用英國爵士的身份來過渡成為特區高官,但當中有可能隨時斷送其政治生涯。如果徐步高要選特首,不可以每一次都「博到盡」,間中要搶位出來說句「天涯海角都要緝兇」或「波係圓嘅」來搶鏡,既可以滿足其愛出風頭的心理,又可以平衡其「要做好呢份工」所帶來的壓力。

距離特首選舉日還有約一星期,各位香港市民,請看清楚,究竟有沒有「徐步高」在競選啊!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17&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10380&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曾 蔭 權 亂 挺 教 改

特首辯論,了無新意。有些問題,像民主,曾蔭權說未有共識,實在是拖得一時得一時,再辯下去也沒有結果,市民還是三.一八上街吧!
可是有些題目,明顯兩個候選人都搞錯了,而且錯得叫人搖頭歎息,不得不拿出來批一批。
辯論秀席上的現場觀眾,反覆多次提出教育問題。曾蔭權說香港教育搞得好,站在世界頂尖,教改也初見成效,那是他媽的自欺欺人。若香港教育真的如此美好,家長也不會怨聲載道,教師也不會走出來說行政工作多得過份,教院學生也不會說前路茫茫,辦學團體也不會跟政府對簿公堂,也不會有兩成會考生得零分,更不會有人為此反覆提問。
曾蔭權眼中的教育,只有花了多少多少錢。市民不滿意嗎?政府就再慷他人之慨,將共納稅人之產得來的公帑胡亂揮霍一番,以為錢多了教育就一定搞得好。
曾蔭權啊!曾蔭權!若政策真的是錢花得越多便搞得越好,又何用擔心明天有普選?講花錢,梁家傑一定不下於你,根據你的邏輯,梁家傑治港的水平不會差到哪裡!
再講,曾蔭權至今仍盲目崇拜教改,要是他真的不知道香港的教育有多糟,他可以去問問政府內一眾高官,看他們有多少個將子女送到國際學校。再不明白的話,看看香港教育由上至下如何層層而下剝削學生和家長的選擇︰由大學聯招的不競爭合謀,至會考壟斷學生的出路,至中學課程的單一化,至計劃經濟式的教師培訓,至派位制度的荒謬,至強制性廣東話教學的反智,有哪樣不是曾蔭權所推崇備至的教育官僚搞出來的?四十年的官僚生涯?難怪他的思想跟正常人有分別。
另一邊廂也同樣可笑。梁家傑重複又重複講十五年免費教育,彷彿問題是香港人讀書不夠多,書讀得多問題自然解決。兩成香港會考生得零分,四成拿不到五科及格,那是梁家傑自己說的,不過,跟免費不免費有甚麼關係?免費教育的好壞不在長短,在於資源投放是否有效。
免費的,又有誰會不喜歡?問題是現在有家長寧願花錢也不要免費教育,問題是讀甚麼書,怎樣讀。讀錯書,十五年免費教育只會等同浪費十五年時間,打免費牌除了是民粹,實在看不出有甚麼見地。
說到底,教育界要有競爭,要打破過去二十多年積下來,一環扣一環的教育官僚,資源要以學券形式分配,讓學生和家長有選擇的自由,廢除黑箱作業的派位和校網,改變計劃經濟式的運作,明白嗎?

李兆富

民生議題 (一)

 民生議題 (二)

民生議題 (三) 亂挺教改part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16&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906772&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醫生受賄?

衞生署以加強監管為名,建議醫療集團必須由註冊醫生擔任總監。消息傳出後,令人懷疑香港醫學界是不是捲起另一場「金枝慾孽」式的權力鬥爭,因為剛上任一年的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蘇利民先生,雖然擁有公共醫療行政經驗,但卻不是註冊醫生。醫管局乃全港最大的醫療集團,按照衞生署的建議,是不是要首先撤換蘇利民呢?

以醫生為醫療集團總監,聽起來合情合理,而且醫療集團被指「限制醫生處方、病人覆診及出售水貨疫苗」,似乎應該要「加強監管」。不過總監一職,需要行政管理、控制成本等技能,醫生又是不是必然的人選呢?建議更指出若醫療集團不委任醫生為總監,「違規」的集團會被除名。

即是說,私立的醫療集團若果不跟隨此規定,則會「執笠」收場,變相鼓勵病人重投公立醫院的懷抱。

不過,公立醫院中的服務,如非有生命危險的病症,則要病人花費長時間來等候,此舉本是為了阻止病人使用公立醫院來控制成本,但衞生署現在的建議又把病人帶回公立體制,到時成本上升,便有官員走出來要求醫療融資,從閣下的薪水之中,扣減一部份予醫療架構,損失的只會是香港市民。

若然根據衞生署所言,要參考「外國經驗」。外國的HMO(Health Management Organization)並沒有指明要由醫生出任其總監,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好,如此一來,則衞生署又要如何參考?

如果沒有註冊醫生資格的蘇利民也可以擔任醫管局的行政總裁,那衞生署的建議,很明顯是有其他目的。在特首「選舉」前夕,衞生署才傳出此一些明顯有利醫生的措施,難免令人認為,此舉是曾蔭權向功能組別屈服,以監管為名來拉攏醫學界的選委票。

在小圈子「選舉」之下,利用政府資源或政策來拉票,比普選的容易得多,在位的不用考慮「利益輸送」之下的受害者,因為只要滿足有票在手的選委成員的要求,已經算是「做好呢份工」,其他意見,因為沒票在手,所以不怕得罪。

曾蔭權手中的六百多票,除了阿爺欽點之外,原來得來也另有方法啊!pie@appledaily.com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08&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881237&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

教我如何保住呢份工?

曾特首大鑒:

你好,我是一名獨居老人,任職大廈保安,今年六十有五,眼又矇,耳又聾,幸好有呢份工,月入四千,總算自力更生,不用拿綜援,夫復何求!

聽人講,你老人家都六十有幾,難得精力充沛,上電視跟梁袋巾舌劍唇槍。更厲害的,是你有勇有謀,深明《孫子兵法》,懂得以退為進,驕其兵,懈其志。世人不明白你,但我明白,你是扮豬食老虎,適逢今年是豬年,認真好意頭。

我老啦,沒有甚麼願景,梁袋巾那一套,遠水救不了近火,只希望生活過得好一點。知道你有意立法推行最低工資,第一個反應當然是開心。現在收入微薄,僅夠餬口,若能多一千幾百,可謂及時雨,當然無任歡迎,只是奇怪商家怎會輕易就範?

日前讀報,知道你的答案,原來最低工資有助減稅,正中商家的下懷,不難得到他們的支持。你說,立法後,人工多了,可以吸引失業人士重投勞動市場;少了人拿綜援,就可以減輕政府的福利開支,減稅也是遲早的事。

不知道商家會否賣你的賬,但我倒有點擔心,怕立法後,得益的不是我。想當年,大陸搞改革開放,工廠北移,職位流失,而新移民又不斷湧入,與我們爭飯 碗,頂爛市。我以前做保安也有六、七千,但一減再減,只餘現在的四千。生活艱難,皆因僧多粥少,如此簡單的道理,你不會不知道吧?

如果立法後,一如你所說,多了人找工作,競爭豈不是更激烈?我已經一把年紀,又無一技之長,如何鬥得過人?老闆在商言商,與其加我人工,倒不如請個中年漢頂我個位;新移民也好,本地薑也好,總比我這副老骨頭優勝吧!

飯碗不保,又求職無門,只能拿綜援等死,此情此景,豈不是比立法前更糟?最低工資不是保障我等弱勢社群嗎?怎會反而把我們推往絕境?如此一來,最低工資豈不是好心做壞事?

尊敬的特首,我知道你近日正為「做好你份工」而忙得一頭煙,但有空的話,懇請你能給我回信,教我如何「保住呢份工」,讓我可以安享晚年,不勝感銘。

一老人上

-謝毅(代筆)-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3月5日號 A18版蘋果批專欄

袋 巾 超 買   煲 呔 發 盈 警

袋 巾 超 買   煲 呔 發 盈 警

前 天 上 演 的 答 問 大 會 , 原 先 公 眾 都 擔 心 會 出 現 「 一 場 答 問 , 兩 場 棟 篤 悶 」 的 情 形 , 因 為 兩 位 參 選 人 都 是 沉 悶 穩 重 型 的 中 年 男 性 , 在 市 場 一 致 「 睇 淡 」 之 下 , 過 年 時 「 潛 水 」 、 去 了 「 特 訓 」 的 梁 家 傑 , 表 現 令 人 眼 前 一 亮 。
外 表 木 獨 的 梁 家 傑 , 在 公 眾 場 合 的 演 講 對 答 , 一 直 也 不 是 他 的 強 項 , 聽 到 他 的 「 黃 飛 鴻 式 」 演 詞 , 總 能 帶 給 電 視 機 前 的 觀 眾 一 個 強 烈 要 「 轉 台 」 的 感 覺 , 但 梁 家 傑 畢 竟 是 一 名 大 律 師 , 學 習 的 速 度 應 該 比 一 般 人 快 , 在 農 曆 新 年 失 蹤 數 日 後 , 得 到 其 智 囊 的 教 導 , 所 有 問 題 , 都 是 向 市 民 回 答 , 不 像 另 一 邊 的 曾 蔭 權 , 來 來 去 去 都 是 用 官 腔 陳 述 自 己 的 政 綱 。
在 小 圈 子 的 保 護 之 下 , 公 務 員 出 身 的 曾 蔭 權 , 由 初 入 政 府 時 做 行 政 主 任 到 當 「 選 」 第 2.5 屆 行 政 長 官 , 都 沒 有 多 少 真 正 面 對 其 他 候 選 人 的 挑 戰 , 或 向 市 民 闡 述 自 己 的 政 綱 的 機 會 。
是 次 面 對 已 經 「 降 格 」 為 答 問 大 會 的 「 辯 論 」 , 遭 到 已 經 接 受 過 直 選 洗 禮 的 梁 家 傑 挑 戰 , 在 辯 論 技 巧 處 下 風 之 餘 , 回 答 的 對 象 一 時 是 市 民 , 一 時 是 八 百 名 「 選 民 」 , 到 回 答 普 選 問 題 時 , 又 像 是 在 跟 中 央 政 府 對 話 , 沒 有 重 點 對 象 , 是 很 難 說 服 大 眾 的 , 除 非 曾 先 生 上 答 問 大 會 , 目 的 只 是 說 服 市 民 以 外 的 人 士 。
或 許 曾 蔭 權 的 確 是 一 名 很 出 色 的 公 務 員 , 在 回 答 不 同 背 景 人 士 的 問 題 時 , 有 一 套 獨 特 的 技 巧 , 但 是 在 民 主 選 舉 的 辯 論 之 中 , 所 要 求 的 , 不 僅 僅 是 如 何 解 決 問 題 , 然 後 像 向 立 法 會 議 員 「 述 職 」 般 說 出 可 行 性 或 不 可 行 性 , 更 重 要 的 , 是 要 在 辯 論 之 中 , 讓 選 民 知 道 , 投 票 給 你 , 比 投 票 予 另 外 的 人 士 有 何 優 勝 之 處 , 在 這 一 點 上 , 一 直 慣 於 打 官 腔 的 曾 蔭 權 自 然 是 比 不 上 民 選 的 梁 家 傑 。
小 圈 子 選 舉 , 襯 上 受 規 範 的 辯 論 , 已 經 令 市 民 知 道 , 欽 點 的 特 首 , 在 面 對 公 眾 時 , 表 現 一 定 比 不 上 直 選 人 士 。
既 然 梁 家 傑 已 經 在 曾 蔭 權 最 弱 的 一 環 取 勝 , 要 爭 取 民 主 , 下 一 步 便 是 主 攻 曾 氏 自 認 最 強 的 實 務 , 將 所 謂 的 願 景 , 化 成 可 行 的 方 案 , 令 大 多 數 市 民 都 覺 得 梁 家 傑 在 各 方 面 都 比 曾 蔭 權 優 勝 , 但 卻 由 較 差 的 曾 氏 當 選 , 繼 而 對 現 今 的 制 度 感 到 不 滿 , 才 是 打 破 小 圈 子 選 舉 的 最 佳 方 法 。

高明輝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減 稅 積 極   浪 費 依 然

財政預算出爐,還富於民,揀減稅而非退稅,值得大力鼓掌。

是讚賞的鼓掌,不是多謝的鼓掌。市道轉好,返回財赤前的稅率,自是理所當然。減稅比退稅長遠,有助政府對抗暴食暴肥的誘惑,於瘦身來說,是較佳選擇。做得對,要讚,但說到底是市民夾出來的錢,甚麼「此舉會令政府收入將減少X億」,略嫌委屈,通通改成「政府將從市民口袋少拿X億」,才是準確。

輪到問題。第一,花兩億在政府場地搞免費WiFi流動上網。趕潮流本身沒有問題,但要看成效。資助上網,可以政府自己鋪,也可以撥錢資助,任市民選擇幫襯哪一家電訊商。政府選了甚麼?當然是繼續貫徹「屋要自己起、校要自己辦」的插手精神,自己鋪。

問題是,流動上網有多種技術。電訊商押注各有不同,有的押3G,有的押WiFi,有的押其他。要是市民拿着資助自己選,隨時換車,損失的只是預了承擔賭博風險而押輸的私營電訊商。現在政府押注落WiFi,一旦押錯,則會浪費公帑。

再者,現時在政府場地能不能流動上網?當然能,至少3G可以。換言之,設備早已齊全,只是流動上網的好處未足以令市民付費使用。就算資助,也不見得要政府出錢再裝設備,是兩回事。裝WiFi有如在政府場地加鋪另一個手機網絡般浪費,已鋪好的,又何需重叠建設?

第二是三億元的電影業基金。大家都知道,電影業的情況,不是錢的問題。當年香港是華人社會中最開放自由的地方,比起大陸、台灣、新加坡、甚至非華區的南韓要贏成條街,搞娛樂甚具優勢。今非昔比,要是拋兩三個億出來就有救,一早就翻了身。不要見岳少做娛樂大亨又跟,人家輸得起,市民的錢,抱歉,不是用來賭的。與其說政府要振興業界,倒不如說是慷市民之慨來送個示好禮物,更為貼切。

三億禮金買人心,在全盤數來說,不算是大數,但問題是開了此一「先河」,則其他的夕陽工業,紛紛攤大手板,有如往時在羅湖橋上一時心軟,遞了錢給小乞,即引來四方八面大批湧至,甲要搞個唱片業基金,乙要搞個報紙業基金,丙又爭取搞個打小人業基金,小數怕長計,到時有排頭痕。

題外話,看着小冊子的封面插畫,發現原來唐唐政治敏感度不低。你看右手邊的一對新婚夫婦,沒有甚麼特別吧。且慢,精釆處是對上公仔,似足一對手牽手的避孕套狀手瓜起『月展』肌肉雙雄,給下面的異性搭檔來平衡一下,持平如斯,盲光社應該收貨,廣管局也不會強烈勸喻。唐唐真識做!pie@appledaily.com

 

●新 婚 夫 婦 配 肌 肉 雙 雄 , 認 真 持 平 。

宋漢生

尋人啓事

尋人啓事

 

新年流流,新聞稀疏,電視新聞旱到連「青年手電燙指」、以至「大陸萬象」式的「黑暗餐廳」趣聞,都走在最前線地報上一番,可知情況多麼嚴峻。

梁袋巾經常埋怨被傳媒忽視,偏偏在這些打個乞嗤都上電視的日子,竟然玩失蹤,學人休市幾天,將寶貴曝光時間無償拱手相讓予曾特首,果然是一場毫無競爭的「比賽」。看來梁袋巾還要花相當的功夫,才有望甩掉額頭上那「真曾兄弟」的有毒標籤。

到底梁袋巾閉關搞甚麼?有傳是為未來兩場「競選騷」練功備戰。這兩場騷,單是形式,都搞到滿城風雨,其中的講數,說不定已是高潮所在,分分鐘精采過場騷。曾特首一幫左縮右閃,避得就避,力求各自表述打花拳,梁袋巾一派則如狼似虎,爭取明刀明槍打真軍,一副勝券在握的好戰模樣。

打擂台,一直是梁袋巾力倡之事,驟眼看來,梁袋巾有大狀經驗,一廂情願地斷估,贏面應比曾公僕高上一截。但電視騷有如廣告,高手的,能於三十秒內撥弄觀眾的心弦,令人或哭、或笑。就算不是高手,最低消費,起碼講得人明白,才會有feel有共鳴。觀乎梁袋巾迄今的表現,擂台之日,反而可能是奠定民望敗局之時。

就以宣傳口號為例,曾特首街知巷聞的那一句,企圖凸顯自己實幹,暗寸袋巾齋講「做不好份工」。精品肯定說不上,但起碼聽得明,搭得上腔。反觀梁袋巾那句類佛偈偽哲學形的「誰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比賽」,扭扭擰擰,多數人的反應,是「咁即係點?」

又例如,梁袋巾的一大賣點,是承諾當選後會力推普選。普選本來不難推銷,不外乎圍繞着「你的香港、你的選擇」之類的主題包裝變奏,反覆高唱,奈何袋巾捨易取難,出其不意的,高調要求修改基本法。且不談道理上是否有需要修憲,公關上明顯是敗筆。梁詠琪雖未至於能夠唱好基本法,但至少社會上未見有不滿憲法到要修改的聲音。你估「齊來選特首」,還是「不如修改基本法去改變現行局長構成機制確保局長必須要從民選議員中挑選」,更能引起大家共鳴?被「愛國人士」拍案大罵,不是問題,問題是浪費了一次宣傳的機會,且分散了注意力,最重要的訊息,又一次,慘被溝稀攤薄了。未來兩場騷,是擂台也好,是輪流表演也好,不是鬥爭辯,而是鬥共鳴,梁大狀,要小心留意了。pie@appledaily.com

宋漢生

特 首 , Get this job done!

特 首 , Get this job done!
元 朗 貨 櫃 車 意 外 , 一 名 男 童 慘 死 , 事 件 演 變 為 錦  花 園 與 原 居 民 的 衝 突 , 此 情 此 刻 , 令 人 突 然 之 間 想 念 「 強 政 勵 治 」 的 曾 特 首 。
當 年 賢 仔 遭 人 斬 手 , 曾 蔭 權 翌 日 便 出 來 說 了 句 「 天 涯 海 角 都 要 緝 兇 」 搶 搶 鏡 , 雖 然 沒 有 人 知 道 曾 特 首 確 實 做 了 些 甚 麼 , 但 至 少 也 知 道 政 府 重 視 該 事 件 , 而 最 後 都 見 到 結 果 。
曾 蔭 權 既 然 「 二 十 四 小 時 都 是 特 首 」 , 理 應 知 道 元 朗 貨 櫃 車 的 意 外 , 可 是 , 他 至 今 仍 未 為 事 件 開 腔 , 是 不 是 因 為 「 要 做 好 呢 份 工 」 的 「 工 」 是 指 選 舉 工 程 ? 還 是 選 委 內 有 鄉 氏 票 , 不 能 高 調 處 理 , 則 不 得 而 知 了 。
問 題 是 , 為 甚 麼 新 界 那 麼 多 農 地 被 改 為 貨 車 場 ? 大 生 圍 一 帶 , 鄰 近 米 埔 濕 地 受 國 際 公 約 保 護 , 禁 止 買 賣 和 發 展 。 不 要 以 為 有 甚 麼 國 際 保 護 , 該 地 便 真 的 是 綠 草 如 茵 。 據 知 , 該 處 附 近 四 十 一 公 頃 都 是 農 地 , 只 有 三 點 一 公 頃 是 合 法 的 貨 櫃 車 場 用 地 , 《 蘋 果 批 》 相 信 連 原 居 民 都 知 道 農 地 改 為 非 法 貨 車 場 不 一 定 是 最 佳 的 發 展 方 案 , 但 無 奈 受 國 際 公 約 約 束 , 不 能 善 用 該 土 地 , 不 能 轉 售 予 更 能 有 效 使 用 該 土 地 的 人 士 。
如 果 曾 特 首 是 正 牌 「 強 政 勵 治 」 , 不 是 A 貨 , 政 治 正 確 一 點 , 應 以 保 育 為 由 , 立 即 宣 布 全 面 打 擊 非 法 貨 櫃 車 場 , 但 此 舉 恐 怕 會 遭 到 既 得 利 益 的 原 居 民 反 抗 , 指 曾 某 違 反 基 本 法 第 四 十 條 , 未 有 保 護 原 居 民 的 特 權 。
若 果 曾 蔭 權 發 現 選 委 內 某 些 界 別 有 鄉 氏 票 , 不 敢 得 罪 , 則 可 表 示 檢 討 該 地 的 土 地 政 策 , 例 如 放 寬 發 展 權 , 用 市 場 力 量 趕 走 非 法 貨 櫃 車 場 , 同 時 暫 時 禁 止 大 型 車 輛 進 入 錦  大 道 , 勒 令 貨 櫃 車 要 走 花 費 一 億 、 令 司 機 多 走 十 分 鐘 路 程 的 錦 壆 路 , 則 錦  和 原 居 民 皆 大 歡 喜 。
雖 有 指 錦 壆 路 路 段 較 窄 , 不 適 合 大 型 車 輛 , 而 且 其 中 接 駁 路 段 , 有 不 少 一 樣 是 私 家 路 , 封 路 只 是 把 問 題 帶 到 其 他 地 方 , 但 現 階 段 要 做 的 , 就 是 要 給 予 市 民 信 心 , 知 道 「 強 政 勵 治 」 不 只 是 用 在 清 拆 天 星 , 也 可 以 解 決 其 他 社 會 問 題 , 之 後 再 擴 闊 較 窄 的 路 程 , 協 調 其 他 私 家 路 , 已 經 是 後 話 。
小 童 慘 死 , 固 然 令 人 傷 感 , 為 了 避 免 日 後 再 發 生 同 類 的 事 件 , 現 在 只 能 看 看 「 強 政 勵 治 」 如 何 處 理 , 曾 蔭 權 , get this job done !
pie@appledaily.com

高明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