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集體回憶

皇后碼頭的困局

皇后碼頭事件仍未完結,最新一輪,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走到皇后碼頭,出席討論碼頭遷拆問題的論壇。
皇后碼頭等所謂「集體回憶」的問題,《蘋果批》向來較少討論。原因是,你覺得它是集體回憶,我不同意,純屬主觀,爭拗一百年也很難有定案。純粹感性的問題,不可能理性地得出一個結論。
好了,你說要保留它,方法很簡單,將你認為很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和你志同道合的人士夾錢買下它便成了。旁人不同意,沒有必要與你夾錢,付起保留兼保養的費用。
今次事件,雙方的立場堅定,企硬不讓步。林太出席論壇,再次重申要拆皇后,令填海工程可以開始。要求保留的一邊則繼續在皇后碼頭靜坐、絕食,直至政府宣佈停止清拆,或者清場為止。明顯見到的是,雙方都知道不可能改變對方的立場,惟有轉移陣地,用不同的手法爭取公眾的支持。
集體回億,是感性的問題,要爭取支持,自然是越煽情越好。保衞皇后碼頭的人士,原本已經採取絕食、拉橫額等方式抗議,昨天趁林太出席論壇,更有人寫血書,希望交到林太的手中。用自己的血寫書,會不會令市民見到他們的激進行為後,產生反感?
不肯定,但有可能,畢竟香港市民一向對激烈的行為有所保留。而且寫血書和絕食有點不同。絕食自殘,不影響他人,而絕食的人士軟倒在鏡頭前面,較易博得同情。
但你遞血書給人家,容易令人聯想到「大耳窿」追數的電視橋段。血,有威嚇的含意,不易為大眾所接受。加上血液會傳播病毒,引起衞生問題,令人卻步,不要說是在現場的林太,即使是在電視螢光幕前,我看見那麼多血也不會想接。用血書去引人注意,隨時會有反效果。
要求保留皇后碼頭的一方,一直以保育為由,走上了道德高地,一旦向政府妥協讓步,聲譽盡失,下次再有甚麼碼頭監獄警察局要「爭取保留」,也難以服眾,予人出來做場戲之感,再難爭取市民支持,所以要求保留的一方不可能退讓。
政府派出局長級的林太去諮詢民意,擺出已經做足功課的姿態,事先已經講個清楚,有足夠的條件去清場。只是,因為對方以絕食形式抗議,政府如果出動武力去清場,隨時會激起民意反彈,但不用武力,也不見得政府可以很有禮貌的請他們離開。不過,就算是電視台的街訪片段,也有市民說︰「政府的工作就是要平衡嘛!」沒錯,香港的核心文化,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官方不慍不火,正是上策。
現距離月底清場的限期還有數星期,雙方繼續互不相讓。是個有趣的困局了。

用 血 書 去 引 人 注 意 , 隨 時 會 有 反 效 果 。
司 徒 世 華 攝

高明輝

更正啟事:文末寫「距離月底清場的限期還有數星期」,正確應為數天,特此更正。

皇后的新衣

皇后碼頭有無歷史價值,這個問題由外行鬧到內行,爭議大到不得了,最後古物諮詢委員會以不足一半的票數,將皇后碼頭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物」,勉強下了一個「蓋棺定論」。不過,連專家都對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表示懷疑,試問外行人「讀得書少」,又怎能看到「皇后的新衣」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古舊建築都應該保留,據專家表示,只有那些具重大歷史價值、代表某個時期的建築風格、卓越的建築技術和工藝、突出的視覺效果,以及 新加的「集體回憶」,這才值得保留。那麼,皇后碼頭到底符合以上哪些準則呢?不用請 專家,大家有目共睹,皇后碼頭建築簡陋,毫無風格可言,也沒有突出的視覺效果,更加談不上有甚麼「集體回憶」,唯一可爭議的,只是所謂的「歷史價值」。

當然,如果皇后碼頭確實具有重大的歷史價值,就算其貌不揚,都應該保留。但「保育戰士」講來講去都只是「三幅被」,即皇后碼頭以前是新任港督及皇室 成員的迎送之地,富有「殖民地色彩」云云。如果因為這個原因要保留皇后碼頭,那麼 德機場更加應該保留,因為它是上述人士最先到達及最後離開香港的地方,日治時期又被日軍徵用過,可說是「兩朝遺址」,兼且盛載 「全港市民」的集體回憶,皇后碼頭根本無得比。

「保育戰士」可能會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以前不知道「保育」的重要,現在知道了,當然要將功補過。但「保育戰士」不妨撫心自問,如果時間可以倒 流,回到十年前,你們是否會反對搬機場?如果會,你們能否提出另一個解決機場客運量飽和的方法?如果不會,是否表示你們心底 都認同「保育」之餘,也要兼顧發展的需要?

事實上,有「保育戰士」可能自知有點理虧,於是將拿破崙「拖落水」,謂一代梟雄當年敗走滑鐵盧,該古戰場至今仍是原封不動,沒有發展成市鎮,為的就是紀念那場著名戰役。言下之意,就是歷史價值勝於一切,不應因為發展而隨便改動,影響了歷史的原貌。

問題是,滑鐵盧之役在歐洲近代史上是頭等大事,若不是拿破崙在該場戰役中慘敗,很有可能會東山再起,而《維也納條約》也就變成一紙空談,之後的歷史 就要徹底改寫。滑鐵盧戰場如此重要,再多的理由也不能動其一條草。但皇后碼頭呢?各位「保育戰士」能否告訴讀者,皇后碼頭在過去百多年的殖民地歷史中,究 竟扮演了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角色?既不是簽定《南京條約》的城樓,也不是舉行回歸大典的會展,只是一處迎送之地,竟然拿來跟滑鐵盧相比,到底何德何能?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皇后碼頭一文不值,它好醜也是一個殖民統治的象徵,如果不是「阻住個地球轉」,我也贊成維持現狀,只是現在非拆不可,也是無可奈何。各位「保育戰士」,與其堅持原址保留,何不爭取原址重置呢?難道這不是更加實際嗎?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07年5月11日號 A24版蘋果批專欄

波鞋街的集體回憶

特首辯論大會前夕,其中一參選人曾蔭權為增添其辯論的籌碼,繼清拆天星後,再度落實「強政勵治」,挑戰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利用市區重建局清拆被稱為「殘舊」的波鞋街。

市建局以波鞋街一帶樓宇殘舊需要用政府錢去重建。但問題是,樓宇保養,是業主自己的責任,由納稅人共同承擔一幢幢被看中要重建的維修賠償,那又對其他交足管理費保養大廈的業主公平嗎?

再說,大廈本身的殘舊,很大程度是源於十年前市建局的前身土發公司宣布重建。

土發公司當年輕言重建收樓,當地業主以為可藉重建而得到賠償,便一直少於修葺整理。但是重建計劃要到十年後的今天才落實,十年來低度保養,換來的是居住樓宇內部出現石屎剝落、鋼筋外露,問題明顯地是源於前土發公司發放錯誤訊息。

如果市建局今天以殘舊之名來重建,則應先解釋土發公司當年是不是故意放風後不收樓,令業主們不敢大舉投資保養,到今天日久失修,市建局則有大條道理以其自製的「殘舊」來重建。

另外,市建局重建後會否破壞波鞋街本身的經濟價值,實在令人有保留。要知道,波鞋街是香港人自發地用消費者的力量去創造出來的「集體回憶」。當地的租金,由七九年約每呎二十五元,漲價到今天最高的六百元一呎,其經濟價值的增長,不是政府一手規劃出來的,而是由香港人用腳投票,多年來購下大批「至潮」的波鞋而成。

要是波鞋街真的是如此值得重建,而重建後能大大提升其經濟價值,為甚麼波鞋街一帶,一直沒有出現如觀塘區般由地產商大手購入舊工廠然後重建APM商場?足見連私人發展商也不相信重建後的經濟價值能夠提升,市建局如今的重建計劃,除了證明其官僚架構的存在價值外,補貼十億又是為了甚麼?

重建市區,為何必定要由政府補貼?提高地積比率,令發展商有利可圖而出價重建,而該區居民又可以享受重建後的成果,當中政府不用付出分文。但如果任何花招已經出齊,仍沒有發展商願意出價,則證明波鞋街的經濟價值在各方案中最高,應予以保留。

如此一來,不是正正說明,香港人成功地用鈔票捍衞了自己的「集體回憶」嗎?
pie@appledaily.com

高明輝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70312&sec_id=4104&subsec_id=15337&art_id=6892502&cat_id=6771675&coln_id=6273343